溺水的鱼


小凯十六岁生日快乐!


*CP:凯源

*作者脑洞,无关真人

*意识流注意

*不曾离开,谈何归来,好久不见:)



>>>


 

无数次上台前,他伸手轻轻捏一下对方形状圆润却瘦削的下巴。那孩子总是撅起嘴,下巴朝他一扬,眉眼间尽是多年间不曾退去的少年气质。浓密的睫毛间泻下的分明是撒娇般的甜软,从来比他要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却是迷倒多少女性的俊朗。

 

那是他的王源。

 

王俊凯借着调整耳机的动作,悄悄转头撇他一眼,对方的侧脸镶嵌在后台昏暗的黑影之中,棱角分明,一如既往好看到让他移不开眼。

 

他自己都要不记得了,这是第几年,王源还在他身边。从前从前,多少次因为舆论的压力,粉丝的摩擦,公司的打压,他都以为他们要走不下去就此分道扬镳,然而一眨眼,走过了多少山川湖泊,那个人仍旧笑着站在他旁边。

 

从舞台间迷茫的雾气中醒来,落进王俊凯眼里的是满目金黄的阳光。他眨了眨眼,嗅到了狭窄的房子之中,飘荡着熟悉的食物香气,趿拉着拖鞋,嘎吱嘎吱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目光朝上一翻,餐桌上两个大碗,袅袅的雾气在夕照下染上几分温馨和暖意。

 

“你回来了。”王俊凯揉着眼睛坐起来,嗓音还带着干涩的味道。

 

而映入王源眼里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套着一件浅色背心,半个身子蜷在薄被和沙发里,脸上未醒的床气跟十五岁时被恶作剧弄醒时的表情如出一辙。逐渐暗淡的光线柔和了对方肩膀流畅的轮廓线,王源眨眨眼,放弃了无用的注视,踩着拖鞋走到门边摁开了电灯。

 

王俊凯总算是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醒了眼,默不作声走到餐桌旁边拿起了筷子。

 

漫不经心地吸溜着面条,王俊凯心里开始细数王源这次离开了多久。一个月零五天?好像是六天……他并没有很仔细地去记下对方离开的日子,因为知道王源无论去到多远,总不会忘记回到这里路。

 

王源嚼着王俊凯夹到他碗里的半颗鸡蛋,又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说话模式。王俊凯边吃面边应他,偶尔抬头,那人挥舞着筷子眉飞色舞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笑喷,一颗葱花落到木质的桌面,换来王源嗷嗷大叫。王俊凯也指着王源哈哈大笑。

 

>>> 

 

记得他第一次提出要独自出国旅行,王俊凯闻言二话不说拉黑了脸。王源对他最是了解,见他面无表情,自然知道王俊凯心里所想。然而他却是忍了解释,径自去订了机票,一周后便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王源第一次不把他考虑在内的行动,这对于情感上顽固到近乎执拗的王俊凯来说,无疑类似于一种抛弃。那时他们刚完成第一张词曲乃至MV完全由自己打造的专辑,各种推广宣传活动告一段落,专辑的销量出乎意料地取得了非常不俗的成绩,更是难得地得到了乐坛的多数好评。

 

那本该是举杯相庆的日子,王源却不对他作任何解释,拉着行李箱离开了重庆。

 

那时他看着好友圈里王源分享的那些美轮美奂的异国风景,还有评论中与朋友交谈的欢快语气,几乎能想象出那个人是带着怎样轻快的笑意漫步在西欧绚丽的石板街道。然而自己却是一句话甚至一个点赞都吝于给予。

 

王俊凯把自己赶进了死胡同,他想不通王源为什么突然不与他商量就兀自离开。他明白王源没有向他报告一切安排和行踪的义务,却在长时间对那人的生活了如指掌后,无法接受这个一直存在的事实。

 

——好像突然被他赶出了自己的世界,仿佛过去那些乖顺和亲昵,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幻想。

 

大概是被王源宠坏了。他想。

 

这样的认知让王俊凯感到非常沮丧,手足无措的他最后极端地选择了疏离。

 

那场悄无声息爆发的冷战,最后还是由王源主动结束的。每每回想起来,王俊凯都忍不住咬着牙暗自垂胸,却又毫无自觉地翘起嘴角——他最亲爱的弟弟,他的王源,其实跟他一样那么珍惜和喜欢着对方。

 

二人间漫长的无言无论对当事人或是围观群众来说都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压抑,王源从小就有着各种各样的法子去为他人的情绪松绑,让人从无边的压力中解放。

 

只要他愿意,其实王源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

 

王俊凯翘起一条腿坐在江边的板凳上胡思乱想。午夜时分,连马路上都鲜有车辆驶过,除了明灭的路灯,只有手里一根被点着的香烟在暖着深秋萧瑟的寒风。王源朝他走来时,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王俊凯弯下腰按灭了即将燃尽的烟头,微微仰起头看着他。

 

王源微皱起眉,王俊凯便下意识道:“只是拿着,我没抽。”

 

然后那人舒开了紧皱的五官,并在他身边坐下。隔着轻薄的衣料,对方的体温缓缓渗透,王俊凯这才幡然,他俩原来早就熟悉到不需要言语就能理解对方所想。牙齿轻碾着自己的下唇,王俊凯把满腔怨言重新吞了下去。

 

王源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水递给王俊凯,他接过来没有打开。对方嚼着便利店里的特价饭团,含含糊糊说了起来。

 

王俊凯侧头听了一会儿,扭开瓶盖把水瓶递了过去,王源接过灌下几口,转过来盯着王俊凯看。王俊凯抿着唇把水瓶盖好,等待王源再次开口。

 

“王俊凯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没有啊。”

“骗人,你就是在生气!”

“……哦。”

 

王源把包装纸胡乱塞进塑料袋,站了起来,缓步走到江边的护栏前,迎着风张开了双臂。烈烈的江风迎面而至,灌进长袖的外套里,浅色的后摆在空气中扬起,像某种准备展翅起飞的鸟类。王俊凯坐在王源身后眯着眼睛看他,指尖微微用力,手里的塑料水瓶因变形发出咔嚓的声响。

 

王源喃喃说出一个句子,王俊凯伸长脖子去捕捉,却仍旧让它被吹散在风里。于是他放下水瓶,走了过去,喊了声:“你说啥子?”

 

王源转过头看他,刘海被风吹起,露出漂亮的额头和眉毛,眼睛弯弯的在暖色的灯光里漾着温润的暖意。王俊凯一怔,心里筑起的那堵自己为坚固的高墙,被对方的笑意轻易击溃。

 

本来就填满胸腔的爱意居然在一瞬间泛滥成灾。

 

王源忽然开口,说,我有时候站在海边或者江边,看久了就想这么跳下去了。

王俊凯心里一悸,下意识扯住王源的衣角。

 

王源不看他,接着说,其实在水里的感觉很好啊,四肢百骸被完全包容,只想就这么一直躲在水里不再浮起。王俊凯闻言指尖用了点力,眉头紧紧皱着。

 

可我又不是鱼,在水里待久了分分钟会溺死吧。

王源笑了笑,望向江面,目光却是虚无。

 

王俊凯细细咀嚼着王源的话语,一时间像是捕捉到某种线索,却被它调皮地窜走,再也捉不住。

 

可是王俊凯,你知不知道,鱼也是需要氧气的。如果一直生活在同一缸水里,氧气总会被耗尽,鱼也有可能会溺死。

 

王俊凯眨了眨眼,微凉的指尖被王源的手掌握住。迷茫的目光便被对方轻易捉住。

 

“小凯,我不是要离开你……鱼是离不开水的。”说这话时,他的睫毛轻轻颤动,像墨色的蝶,微赧的热气因为过近的距离混进了王俊凯的呼吸。

 

他反手握住那孩子的手,指尖胡乱地纠缠,心里缭绕已久的乱麻却突然找到线头。

 

“王源儿,我……”他抿了唇,又张开。王源眨着眼睛等了好久,心里数到九的时候,他骄傲的队长,他唠叨的哥哥,低声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那声音低得几乎融进眼前的波涛里,那人诚挚的眼眸却氤氲着和暖的灯光镌刻在心底。

 

王源紧紧抿着唇,想笑又不敢。

呵,这就是他的海洋啊。他有时浪潮汹涌,有时沉静安详,偶尔也会淘气地钻进小溪,苦恼着回去的路在何方……可无论他如何改变,却总是温柔而包容着站在他眼前的自己。

 

王源何尝不是心甘情愿溺死在他的怀里,但他总归有着独立的人格。

他其实早该懂得他不愿被束缚着成长,他也明白两人不该太过绵密地纠缠。

 

然而鱼和水,谁又离得开谁。

 

>>> 

 

王俊凯洗完碗筷从厨房走出来,客厅角落的行李箱向上敞开,物品杂乱地散落一地。环视一周,才发现,王源抱着他方才盖着的薄被,蜷在沙发一角睡得香甜。

 

白皙的脸庞和柔软的唇瓣,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干净漂亮。王俊凯蹲下身,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对方的顶发,任由爱意从指间毛躁的触感蔓延到有力跳动的心脏。

 

“晚安,王源儿。”

 

如果他是他的海洋,失去了这条活泼可爱的鱼儿,他也不过是一潭没有活气的死水罢。

 

王俊凯站起来,弯腰碰了碰王源的唇角,看着对方跟他扬起一样的微笑,双臂用力把人抱起,踩着嘎吱作响的拖鞋,走进卧室。

 

我会努力变得更宽更广,给你最无忧无虑的海洋,让你心甘情愿溺死在我的怀里。

 

END


2015/9/25

西路



评论(21)
热度(402)
  1. 王家的小小凱西路西路 转载了此文字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