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凯源凯(大概

*给malu阿姨和苏苏男神

*时间有些紧,略虎头蛇尾

*新春快乐,财源广俊

王源叼着根棒棒糖慢悠悠地拐过一个巷口,心里抱怨着下午班主任给留了堂,这下回家晚了又该被念死了。正思忖着要编个什么理由好逃过家里女人的一顿念叨,左手边的巷子里传来些声响,便不禁驻了足。

 

他在这边长大,哪条小巷通到哪个路口他比谁都清楚。仰头看了看巷口的那盏残破的灯罩,王源确信这条小巷分明是个死胡同。仔细一想也能猜到,肯定又是哪个倒霉鬼被拦住了,估计正乖乖掏着钱包呢。

 

这样的事儿在老城区发生并不稀奇,他也不打算多管闲事。王源咂咂嘴,重新把糖果塞进嘴里,刚准备迈开脚步去,却又听到角落传来熟悉的声音。皱眉一想,歪着头啧了一声,便转身朝那死角走去。

 

果然,刚听到他的脚步声,角落里两人迎着王源逆光的身影,硬是愣着没敢吭声。傍晚小巷昏暗的光线里,两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少年一下收敛起来,半晌,才唯唯诺诺低声喊了一句:“源哥。”

 

王源叼着棒棒糖,灵活的舌尖在口中翻动,葡萄味儿的糖精流入喉咙。喉间低低传来一声轻笑,那两人身体明显一僵,不敢再说些什么。

 

“好意思叫我?”把糖果拿在手上,他接着道:“哪个叫你们去勒索人了?没钱花?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去打工?嗯?”他歪着头看他们,其实小巷里光线那么缺乏,他们谁都看不清谁的样子,只有王源上挑的尾音带来的压迫感让二人无法忽视。

 

“源哥,我们……我们错了。”见他俩讷讷地认了错,王源重新含住了糖果,含糊道:“钱还给人家,然后你俩可以滚了。”

 

退到巷口,看着二人仓惶逃走的背影,王源眨眨眼,他也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可怕啊。

 

原本默不作声躲在阴影里的受害者缓缓走到灯光下面,王源闻声转头看去,一愣,咔嚓咬碎了嘴里的硬糖。

 

黄色的白炽灯下有飞蛾在扑闪着翅膀一次次撞上去,倾泻而下的灯光落到眼前的少年身上。比王源还要高一点的身量,同样瘦削的身板,细碎的刘海下一双眼角微翘的桃花眼看向他,目光随着纤长的睫毛微微下垂,透出一丝冷冽。

 

这人五官长得精致,鼻子的线条在灯光下尤其好看,在脸上打下线条分明的阴影,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清的气场。王源承认那一刻是被惊艳到了。而且——他目光朝下动了动,少年衬衫上的校徽,跟自己外套上的一样。两人目光相触不过那么两秒,王源脑袋瓜子里各种心思已经翻了几转。

 

对方见王源愣愣地盯着自己看,也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人。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半截白色的糖果棍子从粉色的唇里调皮地伸出来,脸庞明明白皙精致,还带着些乖巧,怎么看都是一副少年的模样,怎么能被称作——源哥?

 

想到这,那人扯了扯嘴角,低声说了句,谢谢啊,就打算转身回家了。王源脱口而出喊道:“哎同学你别走啊……”

 

对方停下脚步,转身不解地看向他。用指尖蹭了蹭鼻翼,王源问道:“咱们一个学校的,认识一下吧。”

少年好笑地朝他眨了眨眼,说:“你是高二的王源,我知道。”

王源也不惊讶,就上前一步,仰着头看对方,道:“对,我是王源。你叫什么?”

少年整个身子转过来,微微低着头看他,还是那副有点不屑的神情:“我高三的。”

 

王源心想对方这是看不起他一个小屁孩呢吧,有些郁闷,但好奇心一旦被勾起,他也不太想就这么放弃掉探寻的脚步。于是又道:“学长好啊!学长几班的?改天我让那两小子上门给你道歉去。”

 

那学长见他眼睛亮亮的,似乎并不把自己的不屑放在心上,就撇了撇嘴:“高三二班,王俊凯。”

王源闻言像是得了什么奖似的,笑得特别开心,连眼睛都弯了起来:“好好好,改天让他们去给你道歉,带上伴手礼,一定买最贵的果篮……”

“别,”,王俊凯觉得自己眼角抽了抽,佯装淡定地摆了摆手,边转身边道:“学弟还是早点回家吧。”

 

王源咬着糖果棍儿,站在灯光下看王俊凯离去的背影,心里那份莫名的探索欲嘭嘭嘭地膨胀,像一个饱满的气球把心脏那一块塞得满满的。

 

王俊凯知道王源是挺正常的事儿,因为全校哪怕整个街区没有哪个高中生不知道王源;王源不认识王俊凯,也算不得不正常,只是在南高随便抓一个人问问,五个人有四个人都知道王俊凯,王源显然就是那第五个人。

 

只怪王源不是个特别注意排名的人,也不是个八卦的人。他天性聪颖,哪怕人人提起南高一哥王源都会下意识露出或崇拜或鄙夷的神情,但也谁都知道这一哥跟一般小混混不同。除了手下跟了一票能打会玩的兄弟,源哥本人还是个优等生。

 

不过这优等生又跟一般优等生不太一样,从不去看考试排名,也不会去了解排在自己前面的那几位分别是谁,更不用说高三级的考试排名了。说到他不八卦,其实王源只是不在意跟自己无甚关联的闲事。听到王俊凯的名字时不觉得熟悉,回家想了半天,才想起好像在学校也经常会有人提起。

 

>>> 

 

第二日王俊凯站在教室门前,无奈地看着眼前两个昨天才一副拽得二五八万威吓自己的小子,此刻正弯着腰毕恭毕敬给他鞠躬道歉,递过来一个包装精致的果篮,嘴里还说着些“学长原谅我们吧以后一定随传随到鞍前马后”云云,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不动脑他都知道是谁教的这些说辞。

 

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王俊凯觉得额角有些疼,就随口说着没事,把人打发走了。光是从众人的目光中他都能感受到,自己手里捧着个果篮的样子一定特别滑稽。看着那两人走到楼梯口,被王源挨个拍了下头,就急急忙忙下了楼。而王源正抱胸靠在走廊尽头的墙上,下巴微微扬着,目光穿过过道上围观的学生,直直地钉在他身上,脸上还是那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王俊凯咬了咬下唇,抱着果篮走进教室。

好死不死班长凑过来问他,这果篮看上去很贵哦?

王俊凯脸色又沉了一点,说:“你们分着吃了吧。”

 

>>> 

 

把外套搭在肩上,王俊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校门。细细碎碎的议论声传入耳中,他这才发现今天校门口的人是不是有点多。转头朝人声的来源看去,校门前被一群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女生围着,王源却一抬头就发现了刚踏出校门的王俊凯,甩下身后一众女生,迈开腿朝他快步来。

 

王俊凯闭了闭眼,装作没看见,兀自转身向前走。身后传来那人喊着他的名字,他仍旧装作没听见,加快步伐继续向前。

 

直到拐了个弯,确信逃出了众人的目光,他才停下来等王源追上。

 

王源快步走到他身边,还微喘着气,皱着眉抱怨:“你走这么快干嘛?”

王俊凯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皮下泻出一丝怒气。王源抖了下肩膀,又扬起了下颚,像只逞强的小兽,问道:“干嘛!”

 

“我还想问呢,你干嘛?”王俊凯觉得好笑。

“我等你啊。”王源睁着一双黑亮的眸子看着他,眼里满是真诚。

“等我干嘛?”

“我救了你啊,他俩还去道歉了吧……”

“所以?”

“学长,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呐。好歹请吃个饭吧。”

 

王俊凯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在跳动,只闭了闭眼,又说:“我已经说过谢谢了。”

王源耸耸肩,唇角翘起好看的弧度:“对待救命恩人一句谢谢能够?”

王俊凯瞥他一眼,啧了一声,扔下一句:“随你。”又迈开脚步继续走,走了几步,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小尾巴。见王俊凯转头看自己,王源眨巴着眼睛等他说话,跟个小动物一样,走在前面的人居然一下子就心软了。

 

“王源。”

“嗯?”

“下次……别在校门口等了,人多。”

 

王俊凯低低沉沉的嗓音在宁静的街道旁格外清晰,钻进耳蜗只觉得马心脏麻麻的,特别好听。王源低笑了两声,快步走上去与王俊凯并肩而行。

 

>>> 

 

打了个呵欠,王俊凯一低头,就看见王源站在小巷口的暖色灯光里,一整套短裤短袖运动服外,套着一件轻薄的卫衣。后背压着背包靠在墙上,低着头着白色的运动鞋鞋尖正碾着一块碎石。

 

他突然就后悔那天自己居然心软了。

 

王俊凯站在离王源三米左右地距离,看着他腮帮子一鼓一鼓,没一会儿吹出一个白色的泡泡。只见那泡泡越胀越大越胀越大,最后噗地破开,黏在王源粉色的唇上。

 

他下意识跟着王源眨了一下眼,不其然撞上对方惊喜的目光。王俊凯有些无奈,这条巷口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自从那日给王源说过不要在校门口等他之后,他每日晚自习放学之后回家,都会在这里遇到王源。

 

这日王源也陪着他走到家楼下的闸门处,说:“我天天这样跟着你你都不嫌我烦啊?”王俊凯看他昏黄光线下闪亮的眼,问道:“我请你吃了饭,你就不会再找我了吗?”

 

王源愣了愣,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执着于那一顿饭。从半个月前在巷口初见,被那双眼睛冷冷一瞥开始,他就对王俊凯升起了无限的好奇心。回到家就开始问人,王俊凯是个怎样的人。得到的答复归纳起来就是学霸、面瘫、男神。可他又对这样的答案很不满意,总想着要自己去挖掘一下,想要看看真正的王俊凯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哪怕最后得到的答案跟众人说的如出一辙,他也认了自己这一时兴起。

 

仰头看着老城区平房的屋檐间透出墨蓝色的天,城市总是看不见星空。看不见,就代表星空不存在了吗?他摇摇头,脑海里回放出王俊凯刚才的话。

 

这大概是半个月以来,王俊凯对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吧。他跟在他身边只想知道他的事情,他说的话那人却都不感兴趣,总是敷衍着点点头嗯一声就算回答了。到头来十几天过去了,一点都没有得到自己期待的回应,反而好像给他带去了困扰。

 

王源把嚼得没了味道的泡泡糖吐到花坛一角的垃圾堆,摸出钥匙打开了铁门。铁门关上时发出沉重的声响,吓得在对面街角找吃的流浪猫惊叫一声窜走。心脏像被狠狠敲了一下,钝痛感伴随着低低的轰鸣传进神经末梢。

 

>>> 

 

次日王俊凯拖着脚步走到巷口时,意外地不见王源的身影。他左右找了找,冷清的街角只有他一人,偶尔有猫的叫声响起,老城区的小巷间安静得可怕。大概,是因为昨天被自己吓到了吧。王俊凯突然觉得非常疲惫,只想马上回家扑进床褥,好好睡一觉,却发现这日回家的路格外地漫长。

 

还是有一点点不习惯的。那人每日陪他回家,偶尔说些不着边际的笑话,他在旁边听着,王源还没讲完第二个故事就到家了。

 

所以第二天晚上,能在巷口再遇上王源,他心底还是有那么点惊喜的。

 

陪王俊凯走到铁门前,王源摆摆手说再见,背影有些疲乏。王俊凯叫住他,说:“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王源顿了顿动作,回头看了他几秒,笑答道:“好啊。”

 

>>> 

 

王源站在楼梯口,靠着栏杆仰头凝视着被屋檐挡了一半的灰色阴天,好像要下雨。楼道传来皮鞋踏踏踩着楼梯下来的声音,心里一喜,他转头,正好撞上王俊凯的目光。

 

王源准备扬手朝他打招呼,却有人叫那人名字,王俊凯抬头。王源的角度看去,刚好来人的脸庞被挡住,却能看到白色衬衫下熨烫得褶皱笔直的百褶裙。撇了撇嘴,他重新抬头看着天空出神。

 

周围的空气很安静,酝酿着阴雨天的抑郁和湿气。王源觉得胸口有点闷。

 

哦,果然是表白啊。女生擦着他的肩膀离开,留下一阵清爽的洗发水香味。王俊凯站在他身边,低头看着手里的信笺,表情煞是困扰。

 

王源迈开脚步,跨上台阶,低头就能看到对方的发旋。

 

“王俊凯。”

“啊?”

 

他一抬头,就被人准确地扯住了领带,湿冷的吻迎面而来。王源的唇重重点了点他的唇角,离开前用了点力一咬,王俊凯吃痛,向后躲了躲。王源顺势放开他的领带,昂头挺胸下了楼梯:“走吧,去吃饭。”

 

王俊凯皱了眉,唇上微凉的触感显然让他无措。

 

一个月以来,他每日晚修放学都会在回家的巷口看到王源。

那人自来熟,看到他来了,就朝他扬扬下巴,陪他走到家楼下。

 

南高一哥王源,人人都怕他三分,本以为是个多流氓多讨厌的人,相处下来,却觉得他比想象中有魄力,却不痞气。光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的目光随他而去。

 

>>> 

 

刚才的吻……

王俊凯戳着盘子里的肉,心里有些乱。

 

把饭盘放到桌子上,王源若无其事在他对面坐下来,低头认真吃饭。周围有人窃窃私语,大概是很少见王源会在饭堂出现。

 

王俊凯感觉到对方今天情绪低落。一个月下来,他也总结出了,衡量王源心情好不好,就看他那天说话多不多。今天见面以来,王源跟他说的话不超过三句,王俊凯也是莫名有些气闷,于是有些赌气地也低着头不说话。

 

王源把饭盘里的瓜菜一块块用筷子拣出来,王俊凯余光瞄到,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挑食,难怪长不高。”

“要你管。”

 

被噎了一句,王俊凯摇摇头不想理他。

“喂王俊凯。”

“嗯?”他嚼着一块排骨看王源。

“你……”

 

王源话音未落,身后不远处传来争吵的声音,间或还夹杂着器皿的碰撞声。王俊凯转过半个身子看去,王源却已经整个站起来,皱着眉朝那处走去。

 

王俊凯一愣,下意识也跟上了王源的脚步。

 

王源站在一个女生面前,腿一抬把面前高个儿男生撂倒。那人跌坐在地上,目露凶光,道:“王源你他妈少管闲事!这婊……”话音未落,王源一脚踹到他脸上,那人便应声趴倒,脸是疼得说不出话,只会咿咿呀呀地喊疼了。原先还在喋喋不休议论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垂着睫毛俯视着趴在地上的人,王源依旧扬着下巴,下颚线随着嘴唇的动作动了动:“嘴太脏,脸太丑,不配跟她说话。”边转过身从裤兜里掏出饭卡,塞到身后的女生手里:“再买一份吧,这地方,找人清理了。”抬头扫视众人一眼:“都散了吧。”

 

王俊凯立在原地,看着王源不可一世地下达命令,想起那日王源微仰着头看他,昏黄的灯光泄在尚显青涩的脸上,瘦削的下颚线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眸子里闪着桀骜不驯的光,唇角微微翘起一点角度。他说:“学长,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呐。”

 

那女生点点头,张了张嘴想说啥。视线穿过混乱的人群,王俊凯分明看到王源微微翘了翘嘴角,带着些他未曾见过的调皮。王源重新走到他面前:“今天这午饭,你下次再请一次吧。”心情好像好了点。

 

王俊凯点点头,任由王源擦着他的身侧离开。站在不远处的女生手里还攒着王源的饭卡,大步走到倒地的男生身前,抬脚踹了一下那人的屁股,恨恨地转身离开。众人散去,留下一地狼藉。

 

>>> 

 

后来那女生跟王源的八卦在小道传开,真真假假谁都说不清。王俊凯稍微留意了一下,那女生是高三级的,也不知道王源怎么看上了——虽然,是挺漂亮的。

 

放学走出校门,王源叼着根棒棒糖走过来,王俊凯瞥了他一眼:“不用陪女朋友?”

王源一愣,眯起眼低声笑起来。王俊凯被他的笑颜闪得失了神,半晌才抿着唇转过头。

 

一直走到家楼下的铁门前,王源才嘻嘻哈哈笑着说:“王俊凯你不要吃醋啊!那是我姐。”

王俊凯沉默两秒后,低声哦了一句,心里却莫名轻松了几分,关上门前,说了句:“晚安。”

 

王源手指掰着门,力气比他大得多。王俊凯不解地放松了力度,对方便踮着脚尖凑上来,有些冰凉的指尖扣住他裸露的后颈,带着葡萄香味的舌尖在唇齿间扫荡了一遍,缓缓离开。王源温热的呼吸还氤氲在他的鼻尖,王俊凯觉得心跳有点快,脸颊有些燥热,慌忙关上铁门冲上楼。

 

铁门关上时发出沉重的声响,打在耳膜上、心脏上,传来微凉尖锐的痛感。门内门外心跳如鹿撞的少年们,瞬间平静下来。

哦,也许只是一场梦境。

少年们这么自嘲着想。

 

>>> 

 

王源洗完澡,发尖滴着水,宽大的T恤短裤套在过分瘦削的身体外,趿拉着拖鞋打开了冰箱门,拿出一盒冰牛奶,咔嚓打开。还没来得及喝一口,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哎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喝冰牛奶,不怕闹肚子啊?你看你,头发还没干呢,快出来,我给你擦擦。不然等下感冒……”

 

王源无奈地顺着对方的力道走出客厅,被按在沙发上,毛巾温柔滴地擦拭着潮湿的发。

 

那日王源在饭堂为她出头的,正是此刻站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姐姐。

 

王源姐弟从小相依为命,对于姐姐来说,弟弟就是命。哪怕王源凭着自己能力在南高闯出一片天,在姐姐心里他还是那个挑食淘气的可爱弟弟。

 

沉默半晌,头发已经半干,王源喝完牛奶有点昏昏欲睡。姐姐坐到他身边,肩膀挨着肩膀,凑到他面前,同样黑亮的眸子打量着弟弟的脸。王源被她盯了半天,终于憋不住问道:“干嘛……”

 

“王源儿,你老实说,跟王俊凯什么关系?”

“啊?什、什么关系?”

“我今天看到了!难怪每天都这么晚回来,我也是要晚自习的人啊,你都不怜香惜玉来接我一下?”

“哦,上个月他被人堵了,我看他斯斯文文连架都不会打……”

“……王源儿,学会骗我了。”少女的眼角透出狡黠的光。

“哎,不是……你不要动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知道王源最怕就是被挠痒痒,在姐姐的魔爪之下,笑得泪水都出来了,只得挣扎着求饶道:“我说,我说,你别……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闹够了,王源脱力地半瘫在沙发上,脸憋得通红。仰头看着天花板,抿着唇半晌才低声道:“我好像挺喜欢他的。”

刚才玩疯了,有点热,姐姐正扇着脸的手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放了下来,眼里显然带着些担忧。

“源源……”

 

“哎呀你别这样看我,只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他而已。”王源看不得姐姐难过的表情,用脚蹭了蹭对方的脚掌。这是他俩亲昵的表达方式,王源已经很久没这样撒娇了。

 

躺在床上,王源毫无睡意,睡在下床的姐姐也没睡着,他知道。

 

刚才,最疼他的姐姐说:“源源,无论如何,姐姐都希望你能幸福。”他其实没想懂姐姐说的话,是支持他的意思吗?可是王俊凯啊……

 

>>> 

 

坐在医务室,校医一脸愤怒地批评,王源抿着唇忍痛,双氧水在伤口上作用,刺痛沿着神经末梢窜进大脑,生理泪水溢满眼眶。王俊凯咬着唇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处理好伤口后,校医提着东西回到办公室,临走前还撂下一句:“王源,你下次再这样别怪我去告诉老邓了。”由是王源再舌灿莲花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王俊凯托着他的手臂仔细查看。伤口被包裹得很好,其实也看不出些什么。王源盯着他低垂的睫毛,低声道:“我没事……”

“痛吗?”

“……”王源摇了摇头,脸上难得乖巧。

 

推开门正好看到这一幕,嘴巴却更快地叫出了弟弟的名字。

“王源!你又趟什么浑水了!”

 

坐在床边的男生们抬头看着面前怒气冲天的少女,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那个……对不起……我……”王俊凯站起来,嗫喏道。

“又不关你的事……”王源嘀咕。

 

半晌,少女用指尖擦了擦眼角深吸一口气:“好,今晚回家好好给我解释。”转头看向另一人:“王俊凯,王源就拜托你了。”

朝弟弟眨了眨眼,转身关上了门,留下一室沉默。

 

>>> 

 

王俊凯敲开王源家的门,开门的是隔壁班那个漂亮的女生。他有些尴尬地蹭了蹭鼻翼,说:“我来接王源儿……”

 

少女眯起眼笑了笑,转身喊:“王源儿!你男朋友来接你了!”

王俊凯脸上一红,下意识轻咳了一声,走进了客厅。

 

在客厅站了半晌,目光从窗台的仙人掌逡巡到天花板的吸顶灯,王源他姐从卧室走出来,脸皱成一团。

“怎么了?”

“唔……你、进去看看吧……”

 

王俊凯将信将疑地慢慢走进卧室,王源半个身子瘫在双层床的下床,双腿吊在床外,脚趾落在地板上。怀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抱枕一动不动。王俊凯凑上前去,低声喊着他的名字。

“王源?”

“……”

 

得不到回应他又向前凑了凑,阴影落了王源一脸,他却能清晰看到挂在那人柔软脸颊上的泪滴。

 

“……”

 

王俊凯愣了愣,转头看向靠在卧室门框的少女,对方耸耸肩,做着口型表示“起床气”。王俊凯眨眨眼,笑了出来。坐到床沿,伸手去拉王源。王源挣开他的手,嗯嗯呜呜地不愿起床。他凑过去,低声在他耳边哄着,王源微微睁开眼,见是王俊凯,便呢喃着他的名字张开了手臂,换来对方的拥抱。

 

站在门口的人摇了摇头,退了出去。只剩两位少年在小小的卧室一角暖暖相拥。

 

>>> 

 

“王源,我是男生,不需要你作无谓的牺牲来保护我。”

“……我知道。”

“还痛不痛?”

“还好。”

“王源,你是不是喜欢我?”

“……”

“是不是?”

“……是。”

“好巧。”

“啊?”

“我也挺喜欢你的。”

“……”

“耍个朋友吧?”

 

END

2015/2/18

西路

 @karroy苏 HBD! 

 @Auntie Maro 姐姐好!

 

评论(51)
热度(595)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