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ect Catch 06

* Karry X 马思远

01 02 03 04 05


06


周五傍晚,马思远抱着抱枕窝在沙发里,盯着前方出神。室外的空气被夕照熏成诡谲的红,逐渐暗淡的光线无法全数进入房间,不多时便整个空间都陷入了黑暗,只有画面不断闪动的电视荧屏发出微弱的光。良久,马思远回过神来,却仍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昨天早上Karry上班之后就没再出现过,傍晚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自己解决晚饭。他记得前一天晚上那人就曾一脸沉重地提起过,他的母亲住进了医院。

 

马思远到底不是生活在社会里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会去安慰或是主动问候。他只是Karry的猫啊,从小就习惯了他说什么他就会乖乖点头,哪怕那些傲娇的反抗和冷淡也只是为了博取主人的更多温柔。

 

当马思远独自一人在熟悉的房子里不知所措时,他甚至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到他。已经周五了,马思远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认命,就在这里独自守到午夜十二点,然后变回那只纯白毛色的猫,趴在角落处的小窝仰着头等Karry回来。

 

可是他不甘心啊。

 

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沙发,眼泪就不受控制啪嗒啪嗒掉下来,落在粗糙的帆布表面无声无息地晕开。马思远突然觉得,如果没变成过人就好了……把头深埋进自己的臂间,他发现自己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窗外偶尔有孩子的嬉闹声飘过,很快又恢复平静。昏暗的房子里,电视里的演员表情浮夸地表演着默剧,偌大的空间只剩马思远的抽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

 

哭得累了,他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里好像看到自己回到当初小小一团的奶猫的样子。Karry把他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旧主人哈哈笑话他的笨拙,Karry憋红了半张脸,才颤颤巍巍地把小猫放进篮子里。马思远轻轻叫唤两声,换来那人满眼怜惜的笑意。

 

他那时候真的非常非常小,他这么想。

 

后来画面切换,他长大了许多,变成了一只高贵的猫的样子。他不再像刚到家时那样对每件事物都小心翼翼,而是自在地蹲坐在阳台舔舐自己的毛发。听到门锁声响便匆匆奔去,这与日常无异。

 

仰着头还没得到主人的问候,他却看到有人跟在那人身后走了进来。马思远有些怔愣地站在原地,Karry并没有低头与他说话,只是关上了门,引了那人进屋。

 

他学着小时候的样子乖巧地朝他叫唤,那人没理他,像是没看到他似的,只顾忙前忙后为进屋的人准备茶水。马思远有些泄气地跳到沙发上,仔细打量进屋的陌生人,却觉得那人的相貌异常熟悉,他歪着头考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遇见过这个轮廓清秀笑颜温暖的少年。

 

虽然清楚知道这只是梦境,但那种被忽略的感受着实让他气恼。

 

然后他看着Karry把茶水递给那人,低头看那少年的笑意竟比初次看到自己时柔情有加,他听到主人磁性的声音唤那男孩作“马思远”。白猫如遭雷殛,模糊的光线中他终于看清那人的眼睛和口鼻,坐在那里朝Karry笑得灿烂的正是变成人类之后的自己。

 

坠进梦里的白猫被忽然响起的铃声惊醒,怔愣半晌,才慢吞吞伸手接下了电话。眼角瞥了眼电子钟——21:38.荧光的数字间两点在闪动。来不及感叹自己的嗜睡,主人的声音随着电流传来。那厢那人只道让他好生吃饭,乖乖在家里等他回来。马思远张了张嘴,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便被切断。

 

他听觉灵敏,自然能分辨出对方声线与往日不同的沙哑。

 

Karry似乎状态很坏的样子,这种隔着电流也能感受到的低落的情绪,在马思远来到这个家的两年以来,几乎没有遇到过。

 

马思远这几天的情绪不可谓不反复,从一开始的不解迷茫,到之后的不甘和期待,到现在的自我拉扯,他深以为,人类这一辈子的复杂情绪都快要被他在几日之内一一演绎完了。

 

再看看电子钟,真的到了作为人类最后的几小时了,他的心态却异常平静。不知道是终于认命了,还是破罐子破摔了。马思远觉得,至少这几日作为人类的经历,那些和Karry一起度过的时光,两个人共同编造的回忆,也足够支撑着他安然度过下半辈子——毕竟猫的性命跟人类相比,也并不算长。

 

他叹了口气,走到墙边开了灯。又从茶几的抽屉中抽出了纸和笔,重新坐了下来,开始考虑给Karry留下几句话。

 

马思远从没握过笔,连筷子都没拿起来过,吃饭的时候总是用勺子慢慢地舀——他一愣,发现除了第一次,之后每次吃饭时,Karry给他准备的都只有勺子。思绪一转,马思远不得不怀疑Karry其实是知道自己就是……不,他马上否定自己的假设,毕竟第一次的时候就因为不用使筷子被Karry笑过,按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都不会想到那个份上吧。

 

马思远苦笑着拍拍自己的头,忍不住嘲笑自己,大概是太希望能被他认出来了,才试图从各种蛛丝马迹里寻找自我安慰吧。他学着人类的姿势用手指握住水笔,全神贯注地在白纸上写上第一笔,竖着的一笔。呼出一口气,他点点头,觉得自己写得还不差。便有了点自信,照着旁边Karry名片上的英文一笔一划描摹起来。

 

慢慢地学着握笔,慢慢地学着写那个人的名字,脚边渐渐堆起被抓成团的废纸,本来就不多的便签纸终于只剩下一半。

 

慎重地划下最后一笔,像是完成了一项神圣的仪式,马思远这才长舒出一口气。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他把笔盖盖上,转头一看,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他又开始发愣了——还是舍不得,至少还想要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

 

家里的电话适时响起,打断了马思远的思绪。他接起来,毫不意外地听到熟悉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哭出来了,只是他还没开口,那人却已颤抖着声线催促他出门。

 

“你快来,打车来。在人民医院,抽屉有钱,快来……”马思远点点头,匆忙着应了一声,便顺着他的话取了钱就掩上门冲了出去。

 

他想见他,他也想见他。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霓虹灯,马思远呼吸急促。计价表上的时间正慢慢朝零点靠拢,他怕自己还没来得及见到Karry就重新变回原形。

 

不知所措地看着前方行进缓慢的车流,嘴上断断续续催促着司机能不能快点。驾驶座上的男人见少年一脸焦急,又想到他要去的地方,心下了然。但看了看路况,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再等等吧孩子,前面估计出事故了,大半夜很少这么塞的。”

 

马思远摇摇头:“等不及了,没有时间了……”话语里的哭腔清晰可闻。

 

司机再观察了一下路况,又看了看马思远,伸出一根手指指向窗外,道:“……如果真的赶时间,沿着这条路跑过去,直走就能到了。”

马思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只是迅速掏出口袋里早已汗湿并被揉成一团的一百元塞给司机,就打开车门下了车,沿着大路狂奔而去。

 

他不知道沿着这条路走到头到底是哪里,也不知道他走的这条路到底有没有错——如果走对了是不是马上就能见到Karry?如果走错了,也许就再也回不去了……

 

马思远喘着大气在马路边狂奔,呼吸困难却一点也不敢怠慢。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是埋着头往前冲。穿过一个又一个路口,终于看见不远处建筑的大钟楼上,表盘上的分针正缓缓向上转动。他闭了闭眼,仰起头更加奋力地奔跑。

 

23:59

 

当马思远扑进那个熟悉的怀抱,分明看到前方的大钟指示着十一点五十九分。Karry把他紧紧抱在怀里,马思远挣不开他用力过猛的手臂,只能尽快喘匀了气,在最后十秒钟里哑着嗓子在他耳边重复道:“我是马思远,我是马思远,我是你的马思远啊……”

 

00:00

 

不远处传来报时的钟声,钟楼的表盘上时针和分针终于重合。

马思远的泪水掉在Karry外露的皮肤上,沿着后颈的线条迅速滑落。

 

 

TBC

 

2015/1/17

西路


07

评论(13)
热度(98)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