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ect Catch 05

*Karry X 马思远

01 02 03 04


05

 

马思远这一病就一直烧了两天,也就昏沉沉地睡了两天。周二晚上下班回来,见马思远没有好转,Karry急了,干脆请了第二日的假整天留在家里照顾他。

 

马思远在模糊中醒来过好几次,Karry都在他身边。其中一次是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拭伤口和换药。见他醒了还问是不是弄疼他了,马思远张张嘴他马上就端来温水,喂他喝下。恍惚间他又想起小时候病倒那次,Karry也是这样无微不至地照料着他。那时他的身形刚刚长开,却还是小小一团,喂药和食物都非常费劲,有时候刚喂下去的东西一会儿就会吐出来。Karry明明洁癖很严重,却还是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把秽物清理干净,又一次次把药喂到他嘴里。

 

意识不清地昏睡着,马思远感觉唇上有什么微凉的东西抵着,本能抗拒着紧闭上嘴。摇了摇头,又有温暖的东西贴上来,柔软湿润的感觉非常舒服,并没有精力多想,他放松了唇,任那东西顺势钻进嘴里,然后喉间尝到苦涩的味道,他皱眉,马上又有温水冲掉。

 

他咂了咂嘴,睁开了眼,Karry的手正轻抚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非常温柔,就像以前他偶尔乖乖窝在那人怀里时,他也会笑着像这样抚着他光滑的毛发。朦胧中他听到Karry在喃喃着些什么,好像在叫自己的名字。

 

“马思远……思远……远、远……”

 

他想,啊,他是认出我来了吗,又马上否定了这个假设。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毫无预兆就能猜出来,眼前的男孩就是自己一直养在身边的白猫。

 

马思远苦笑着撇过了头,不去看Karry。他想,大概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随时变回那只高傲的白猫,然后用他仅存的生命陪伴身边这个人直到自己垂垂老去。他应该是不后悔的,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不后悔来到这个家,不后悔跟这人生活了这段岁月,更不后悔变成人类的这短短几天。

 

他闭着眼想,也许在自己快要离世的时刻,他会偷偷跑掉,Karry会以为他只是贪玩到了外面。然后留着装满猫粮的食盆,留着所有门窗的缝隙,一直等他回来。也许在他离开之前,还会偶尔听到主人提起一个叫做“马思远”的男孩,说他是如何突然出现在他家,然后又在一周之后消失不见的。

 

那个时候他应该不会流泪吧,一定不会的。

……

 

清醒过来时天已经黑透了,马思远感觉浑身还是使不上力,艰难地坐起来。靠着床头左右看了看,没发现Karry的身影。倾耳细听,有规律的敲打声从门外的传来,他笑了笑,脑海中浮现的是Karry在厨房忙东忙西的身影。

 

不多时,那人走进房间,发现马思远醒了,立马走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而后道:“烧退得差不多了。出来吃点粥吗?加了鱼肉。”一听到鱼,马思远眼睛都亮了,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就由着Karry给他披上外套走出了客厅。

 

简单洗漱过之后,马思远披着Karry的一件羽绒大衣坐在餐桌前晃着着腿等吃。Karry捧着食物走出来,对上马思远眼巴巴看着他——手里正冒着热气的粥的模样,都可以脑补出他忽然竖起的耳朵和在身后摆来摆去的尾巴。

 

之后他坐在马思远身旁,看着他一口一口小心翼翼地啜着热气腾腾的食物,生怕吃急了会烫到舌头。Karry垂着睫毛,抿着唇笑,马思远抬头刚好撞上他如水一般的眸子,心头一跳,道:“看、看我干嘛?”

 

Karry没躲也没否认,只是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许,柔声道:“我养的猫,跟你很像。吃东西都是这么小心翼翼的,闻到鱼的味道就会两眼放光。”话音未落又似乎想起些什么似的,沉沉地笑了两声。

 

马思远只觉得耳根发烫,又觉得他的话意味深长,犹豫半晌道:“那……你的猫呢?”

“嗯,跑了。可能是觉得我家伙食不好吧……”Karry转头去看窗边垂下的逗猫棒,马思远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却又问道:“你很喜欢你的猫吗?”

 

Karry转过头来,神情里是少有的认真,非常坚定地点了下头:“喜欢。”

 

马思远一愣,忽然就觉得他真的该变回去,Karry也会开心的吧。转念一想,他总是要变回去的,也不急在这一时。于是他点点头,随意附和了一句:“嗯嗯,一定是你对它太不温柔了所以逃了。”继续低头喝粥。

 

Karry默不作声走进厨房,马思远余光跟着他转,心下其实很感动。Karry记得他爱吃鱼,就把鱼肉里的骨头都一根根仔细挑出来了,再做成鱼蓉煮进粥里。

 

他嘴里细细品尝着那人的手艺,心里好奇着他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温柔细心。

 

不多时Karry提着一个保温壶从厨房出来。马思远歪着头看他,还没开口问,对方就边披上外套边沉声道:“我妈进医院了,我去给她送饭。你吃完就好好歇着,不许偷吃饼干。”

 

马思远愣了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应了声好。

 

Karry出门前拍了拍他的头,眼里带着些马思远看不懂的情绪。关上了门,便又只剩他一个面对这小小的,熟悉的房子。

 

喝完粥,马思远把碗放进洗碗槽,放了些水泡着。转身时看到冰箱旁边一整袋未开封的猫粮,心情忽然就复杂起来。他是习惯了以猫的形态,宠物的身份陪在Karry身边的,哪怕有一天他再变回去了,也只不过是把放错位置的拼图恢复原样一样理所当然。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适应了人类的生活,而这个过程仅仅耗费了短短几天也着实让他惊讶。他发现自己还是不想变回去,他实在太迷恋这种可以跟Karry对话,可以被他当做独立的个体对待的生活——不仅仅是对宠物的怜爱,而是对他这个个体的认同。他在他眼里也是个有思想有感情的人了,而不是那个只要吃饱睡好就能满足的小猫咪。

 

这大概就像,得到糖果的小孩。从来没有尝过的时候他不会去向往,一旦尝到甜头,那种滋味必定让他念念不忘,只想获得更多的糖。

 

马思远看着客厅电子钟上的显示,默默计算了一下日子。离周六零点还有两天多一点的时间,他想,抓紧时间告诉他吧,就在今晚。等他回来就告诉他,我就是他走丢的那只猫,我一直都在他身边从来没有离开,也没想过要逃跑。

 

下定了决心后,马思远觉得病了两天的脑袋都变得神清气爽了。第一次主动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洗完之后却发现自己还是不敢用电吹风。站在镜子前拿着小小的机器研究半晌,以前当猫的时候被这东西吓得够呛,现在变成人了,每次洗完澡都是Karry按着他给他吹的头发。现在他自己一个,真怕一按下按钮,又会发生些什么奇怪的事情。

 

挣扎半天,他还是放弃了自己吹头发的打算,用毛巾擦了擦,就倒到床上迷糊过去了。

 

Karry回来时,只看到马思远顶着一头半湿的头发瘫在床上,枕头湿了半边。本来已经非常疲劳的人还是红着眼睛把马思远拉了起来,给他吹干了头发还换了枕头。整个过程都是在沉默中进行的,除了轰鸣的吹风声,马思远的耳际再也没有那人哪怕一丝笑意划过。

 

躺下时看到Karry布满血丝的双眼,马思远忽然觉得这不是坦白的好时机。他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两天呢,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于是便错过了这次机会。

 

让马思远没料到的是,第二日Karry上班之后就再没有回过家。

 

TBC

 

2015/1/12

西路


06

评论(11)
热度(79)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