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 02

*作者脑洞,无关真人

01 02 03 04 05 06 07 番外 玫瑰  08 

   09 10 11-12 13 14 番外二 蝴蝶  15



02

 

“‘Let the tigers come with their claws!’ “

                               --The Little Prince  


马思远:

    

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回复,也很荣幸我的故事能引起你的兴趣。既然你好奇故事接下来的发展,我也不介意把与他的回忆一一与你分享。你是第一个除当事人之外,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感觉你是能够理解这份感情的人吧,虽然我的直觉一向没有很准(笑),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用心在听我说的故事。

 

在继续讲故事之前,想问一问你有没有看过《小王子》?这本书是我在高中毕业后才读的。当年觉得童话或是小说都太小女生气了,被文艺青年渲染得太过矫情,因此高中时代读遍图书馆的学术巨作,却落下了大量名著没有翻阅。

 

这也是我读了这么多书却仍然不擅长写作的原因吧,R就很不一样。他虽然给人感觉大大咧咧喜动不喜静,但交往深了,从谈吐之中轻易就能发现他是个很有思想很有涵养的男生。在这个年代,像他这样既活泼得能跟社会和谐相处,又能沉下心来思考学习的男孩子,特别是当时那个年龄段里,实在非常难得。我感觉你跟他应该会很聊得来啊。

 

相处久了我也有些了悟,R为何喜欢天天往图书馆跑。记忆中他有说过,图书馆是能让他静下心来的地方。

 

回头说说为什么要提到《小王子》。读过这个故事的人应该都对小王子的花儿印象深刻吧——那朵骄傲的,美丽的,满嘴谎言以满足自己虚荣心却深爱着小王子的,有着四根刺的玫瑰花儿。在我读过这本书之后,回头细细品味,印象中的R简直跟她一模一样。

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的确我也像小王子一般,爱着他却又伤过他。

 

抱歉又扯远了,只是觉得这么解释可能故事会比较好理解。虽然回头一看未必是这么回事。以上纯粹是我个人的一些感悟,如果能有共鸣就太好了。

 

上周给你发过邮件之后,自己也认真回忆了一番,觉得自己喜欢上R并不是某个瞬间或是某个场景的事。因为有了日积月累的相处,了解多了,才会被他吸引过去吧。虽然他的颜的确很赞——谁让我是颜控呢(笑)。

 

好了回到正题吧。

说起节日回礼那件事,成了我俩关系的一大转折点。礼物其实并没有多贵重,只是一条深蓝色的条纹领带。尽管平日生活大家都穿的运动服,但偶尔有活动需要穿正装时,总能看到他戴着这条领带出现。我觉得深沉的大海蓝很适合他。

 

那之后,他在我面前明显变得更多话了,什么乱七八糟八竿子打不着的都能被他兴致勃勃侃一通。话痨程度简直前所未见(笑)。有的时候我也会受不了。心情好的时候吐槽他两句,懒得说话了就拿起手边的书往他头顶一拍。

但他在校园内却又是另一个样子——收起了那些孩子气的玩笑,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游走在人群里。即便不开口,他周身仍然闪着独特的光芒,有时更会刺目到让人难以亲近。这并不是我熟悉的R。

 

那一年四月的某天,午饭过后我照旧抱着作业往图书馆走去。在离转角处有段距离时,就听到了吵闹的人声从拐角处的楼道传来。我迈着步子来到楼道口,低头一看,楼梯的尽头是被一群男生女生簇拥在中间R,脸上绽着的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太过明亮的笑容。人群跟随着他的脚步齐齐朝食堂方向走去。

我当然没有叫他,只是抿了唇,目送着人群离开一段距离才快步走下了楼梯。回头看了一眼,R的笑脸在午后的日光下分外刺眼。人群经过校花园角落那棵盛开至将近凋零的樱花树,居然是一幕美好如偶像剧的画面。

 

当时心里莫名有点难受,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却很明显感受到,习惯形单只影的我跟那个在人群里永远炙手可热的R在那一刻,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直到我们关系变得密切,我都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其实更喜欢那个每日坐在我对面,手舞足蹈自说自话,孩子气得不得了的他。

 

那日中午他还是来了图书馆,坐下来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可能是见我表情有些讶异,他歪了头就问我怎么了。那时他双肘撑在桌面上,捧着脸拉长音调说话的样子,真是可爱到不行,跟刚才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交际模式相去甚远。但我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吐槽他,只是隔着桌子弯下腰,确认半晌再把他肩上的一片樱花瓣捻起来递到他眼前。

他愣愣地看我好一会儿,鼓起脸一吹,那片被我用力过猛揉皱的粉色就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温热的气体划过我的脸颊,我却依旧没有作声,只是低下头忙自己的。他一向敏感,显然我内心的不快被他看破。当时R没说穿,只是那日闭了嘴趴在桌子上睡了整整一个小时。我看着他被压得翘起的一撮头发,心下吐槽他也不怕手臂麻掉。

 

午休结束的铃声打响时,我开始收拾东西。R被吵醒了,抬起头看我时半张脸仍然埋在臂间。朦朦胧胧的,软乎乎的样子让人想去欺负一把。我只是抿了唇不说话,他却皱了眉问道,你怎么了。

我心想今天这见面他就说了两句话,两句话还是同一个内容。把书本垒好,我叹了口气,想了又想还是开了口道,你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没那么开心吧。他眨了眨眼睛,我就知道他又在动脑筋编些好听的话来搪塞我——相处久了,我对他还是有那么点了解的。

果然,他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我只是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我点点头,有些挫败地回他一句,是我交浅言深了。拿起书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日整个下午心里都像被塞进了一团乱麻,压抑着的不快无处纾解。我始终无法想通,到底是我“交浅言深”还是他“答非所问”。

 

这之后的R表现出一副对此并不在意的态度,没有再提起过这次略显尴尬的对话。我却开始习惯了搜索在校园一角随时能把人群气氛炒热的他。但就算偶尔能寻到他的身影,我也是装作毫不在意地走过,毕竟在学校,我们只是陌生人。

 

 

那个时候,学校每天都有学生轮班在放学之后到体育器材室整理器材,恰好有一次轮到我和他分别代表自己班去值日。那是难得的,没有任何人隔在我俩中间,在图书馆以外的地方独处。但我在学校的定位本就是个冷清的人,除了偶尔跟他在一起时话会比较多,平日就是这样低着头默不作声地干自己的事。

 

那时候就觉得我跟他在某些事情上还挺有默契的。例如那次两人默不作声在器材室完成了工作,又默不作声地离开器材室并锁上了门。

走出器材室的时候,夕阳已经快要消失,我并没打算跟他打招呼,转身就想走。迎面却走来几个看似是他同学的人,手里拿着一件类似西服的外套,急匆匆朝他奔去。我突然止住了即将迈开的脚步。

 

R扬起微笑跟他们打招呼,在落日的余晖下,整个人被裹上了一层暖意。但看到同学手上拿着的东西时,他笑明显僵了一下,还没开口质问,来人便絮絮叨叨地向他抱怨起来。事态来得紧急,他们显然没有在意我的存在。我站在他身边仔细听了会儿,原来是R明天准备参加市合唱团选拔的服装被恶意毁坏了,一时间谁都没了主意只好匆匆来找本人商量。

话题刚落,那个抱着服装的男生忽然大义凛然地开了口,提议把自己的演出服装借给R穿。大家都沉默了,R却笑笑说不用。我歪着头打量了一下那个男生,留意到他略带躲闪的目光,不禁轻笑了一声。引来在场所有人的侧目。

R转头看我,微微皱眉的苦恼表情,仍然是我没见过的样子。那股微妙的难受劲儿又涌了上来。我只是摆摆手让他们继续。R顺着我的视线看去,盯着那人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明显紧张到有些手足无措时,他却默不作声收回了目光。

 

从我刚认识他时就知道,R很聪明,非常聪明,所以在那一刻我已经准备好要为他下一步揭穿犯人的行动喝彩了。但他却并没有按我预想那样去做,只是说了句,没关系。一挥手就想挥散围着他的众人。那群人只道他好相处不打算追究,习惯了听从他的指示,便唯唯诺诺准备离去。但我分明在昏暗的光线里看到他愈发墨黑的眼眸和紧紧抿起的嘴角,方才围绕在他身边的暖意也随着日光的陨殁消失无踪。

 

我不知道合唱团的选拔到底有多重要,只知道他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和态度让我觉得非常生气。

 

于是那日我很反常地,上前去捉住他还悬在空中的手腕,强迫他转过身来看着我。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愤怒地吼了他的名字。我记得那时气得眼都红了,一开口就咄咄逼人地质问,朝他大吼大叫:“你根本就不是没关系对不对?!为什么不把他指出来?!为什么不告诉大家你很在意?!”

在场的人,包括R,都被我突然的爆发吓到了。在静默中,他甩开了我捉住他的手。从未想过他握上去纤细的手腕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我也是忘了,他毕竟是篮球队的主力。

 

低头看了看被甩开的手掌,我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管闲事。但怒火还在我胸腔里燃烧,我除了红着眼盯着他看,一时间无话可说。

 

那算是我跟R的第一次正面冲突,之后可是冷战了好久。至今我都还清楚记得他抬着头皱着眉看我的表情,还有第一次用那样的语气叫我的名字,在四月初春的暮色里冷得让我浑身发抖。最后我咬着牙头也不回地离开,满脑子都是他刚才那句“我自己的问题不需要你来帮我解决”。

 

回忆起这段时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没办法不自责。当初的自己太过冲动,当着别人的面自以为是地撕掉他悉心打造的面具,戳破他精心编造的谎言。这次的争吵,可谓是把我俩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和默契打了个粉碎——那个动手的人还是我自己。

 

……

写了这么一大段,牵扯起很多伤口也想先缓缓让它平复。夜已经很深了,明天还要早起工作。那么这次就先写到这里了,下次再给你继续讲我的故事。

 

谢谢你花时间读到这里。

 

 

                                           ——Karry

 

TBC  


2014/11/13

西路


03 ← 

评论(8)
热度(57)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