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关系

*醒来发现被举报了,重发一下吧。

 

*CP:凯源

*此文为续篇,前篇戳→《#高考作文题# 喂食动物致其丧失觅食能力

*延续前篇基本无对话

*语死早流水账/跑题/OOC出天际


食用愉快!


 

“如果你驯养了我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方。对我来说,你将是整个世界里的独一无二。对你而言,我也将是整个宇宙中的绝无仅有。”——《小王子》

 

 

 

王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略显昏暗的阳光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穿过窗帘洒进卧室。抱着被子看着窗台的迷你盆栽发了一会儿呆,就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躺着没有动作,不用抬眼看他都知道,进来的是王俊凯。

 

那人走到他面前而后坐在床沿,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映入王源眼里的大半日光,逆光的方向让他抬头微眯了眼也看不清对方的脸。

 

王俊凯正想伸手去抚王源额头,却被对方一皱眉躲过了。

 

手自然地收了回来,低头凝视王源的脸数秒,他终于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的王俊凯没办法像从前一般毫不顾忌地伸手进王源的被窝把他闹醒。

 

有些焦躁地挠了下头发,忽然听到王源闷在被窝里噗嗤笑出声来。王俊凯一下子觉得有些恼火,于是伸手掰过背对着他的王源。他膝盖撑在床沿,双手压着对方的肩,居高临下地盯着王源的眼,莫名带上了些威胁的意味。

 

王源刚开始被吓得瞪大了眼,后来只是扁了嘴有些可怜兮兮地仰视着他。王俊凯放松了紧抿的唇角和用力的手掌,思考半刻,还是缴械投降——王源太了解他的弱点,记得自己从小就受不了他求饶服软。

 

而且,对方久违地主动朝他张开双臂,他哪有不抱住的道理。

 

************************

 

离开王源一年多将近两年,从网路上看到的他似乎从未改变。

 

不论是笑的时候习惯性朝左扯开的嘴角;发言之前安定沉稳的睿智目光;还是唱歌到动情处微微低垂像是藏了无限缱绻的双眼……

 

王俊凯知道,这些都是真实的王源,但并不是全部。

 

管不住嘴也会偷偷把零食藏到别人书包里的贪吃鬼;玩游戏输了被气急了也会忍不住爆粗口的孩子气;看到他身上大包小包提得吃力,大大咧咧说着“源哥罩你”过来分担也是很man……

 

这些是更立体的王源,但仍不是全部。

 

不再爱笑爱闹习惯独自坐着发呆一整天;白色背包里本该塞满五彩缤纷的零食全数换成了一盒两盒的药片;食不知味的他早已学会面不改色地灌下最讨厌的柠檬水……

 

这是千玺和刘志宏口中的王源,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全部。

事到如今他不想去思考到底是他错过了太多,还是他根本从未了解过王源。

 

*****************************

 

前方红灯,王俊凯踩了刹车转头去看副驾上的王源。

窗外光线依旧昏暗,从这边看过去正好是他轮廓精致的侧脸。那人微侧着头看外面的雨洋洋洒洒,目光定在一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王俊凯动动手指,想伸手摸他的头,余光却看到红灯转绿,无可奈何错失了这次亲昵。

 

王源盯着车窗玻璃上微弱的反光,能看到王俊凯一直看他的眼,像从前一般清澈潋滟。注意到他有些前倾的身体和微微抬起的手,王源的睫毛抖了抖,心底升起一丝期待,身体已经迫不及待地回忆起那人手掌揉过他头顶的微热温度。

 

但透过雨水映入视线的红光忽而转绿,王俊凯转头踩下油门,车子渐渐加速向前驶去,把方才两人的心底才升起的一点期许轻快甩开,遗弃在了微凉的雨里。

 

王源扬了头靠着椅背闭上眼,从鼻腔叹了口气,不着痕迹。他其实非常想念那些打打闹闹的从前。至少眼下这般静默,不该是他俩相处时该有的氛围。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和心情去调动起情绪,或者说他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跟王俊凯说话了,而以前那些想尽办法逗他笑让他恼的小技巧和心思,已经被他关到不知道哪年哪个储物箱,陌生得很,明明有印象,却怎么都翻不出来。

 

现在的自己大概让王俊凯感到非常陌生。从再见以来,在对待自己的事情上,对方居然变得这样笨拙。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自认为适当的距离,却又总是忍不住去试探,因为他没自信这是不是最恰当的方式。

 

像初来乍到找不到归属感的小动物似的——这么想着,王源忍不住翘了下嘴角。

 

再说,既然已经跟以前不同了,那不如把过去通通抹杀掉。

突如其来的想法有些决绝,王源努力镇静下来,确定不是因为病情引发的情绪。他无奈地低了头,自顾自下了决定。

 

如果身边的人知道的话,大概会怒不可遏吧。

可是啊,他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王源了。他也不再怕惹王俊凯生气,不怕他为此把他扔下。毕竟已经经历过了,会再发生不能说是意料之内,但到底有了个思想准备。

 

****************************

 

车子停在了熟悉的地方,王源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撑着伞给他开门的王俊凯,对方故作神秘的笑容幼稚得有点可爱,他也只好眨了眨眼乖乖下了车。

 

公司旁的小树林,是他俩小时候工作完之后常来玩耍的地方,几乎每棵树都见证着两人从丁点儿大的小孩儿成长到肩膀宽阔的男子汉。

 

王俊凯一手撑着伞,一手有些僵硬地护在王源身旁。行走的时候好几次碰到他肩膀,犹豫半晌还是没有揽上。王源亦步亦趋跟着他的步伐,看着熟悉的小路,觉得头有些疼。脑袋里似乎有零碎的场景忽明忽灭,但他根本不想记起。脑仁儿一疼,心下就开始烦躁。

 

他忽然停住脚步,皱了眉。抬起手揉了揉眉心,王源转头看着王俊凯。见他突然止步,王俊凯只好停下来,低头看他有些难过的神色。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伴着风落到茂密的树叶上,又打到他们撑着的伞面,发出杂乱无章的声响。闻着空气里清新到有些冷冽的气味,王俊凯想起那个冬天在树林里一个小心翼翼却意义重大的拥抱。

 

看着王源紧抿的唇角,他张了张嘴,还是轻拍了他的背陪着他往回走。

 

转身之前,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小路深处。眼波流动,他好像看到不远处的大树下,十四岁时穿着黑色羽绒服的自己,笨拙地伸手,轻轻环住了穿着同样厚重衣服的十三岁的王源。那孩子软软地靠在他怀里,手环着他的背。然后他感受到自己的名字混着微热的气息撞进耳蜗。那时就中二地觉得这是一个刻在心脏上契约,神圣地代表着骄傲的天蝎愿意臣服。

 

像是在苹果树下遇到小狐狸的小王子,接受狐狸,将它驯养,让它学会分辨出他与众不同的脚步声,也从此为金黄色的麦田冠以爱的名义。

 

**********************************

 

回到车上,王源十分焦躁地把书包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实在翻不到了干脆把书包倒过来用力抖,包里的touch纸巾矿泉水和药盒哗啦啦掉了一地一座椅。扔开空荡荡的书包王源按了按额角,弯下腰开始翻找。王俊凯看得心疼,伸手把他扶起来按在座椅上,俯下身翻了一会儿,捡起一个纸盒递给王源,看他接过后不作声扭开瓶盖递了过去。

 

看王源吞了药之后抱着水瓶闭目养神,脸还泛着苍白,眉头紧皱。王俊凯抿了唇,低头给他收拾书包。车厢里恢复安静,偶尔响起他收拾东西时发出的悉簌声。

 

把王源的书包理好扔到后座,王俊凯舒了口气靠在座椅上,忽然觉得有些疲惫。抬头看到王源已经松开眉头,形状漂亮的唇随着平缓的呼吸微张,他舔了下唇,手扶着椅背,前倾了身体,屏住呼吸。

 

覆上久违的双唇,一股暖意缓缓从相触的肌肤处上升,渐渐蔓延到全身。

 

有些不舍这柔软的触感,又怕惊醒王源,王俊凯有些留恋地再蹭了两下那片唇,便离开了。又盯着王源看了一会儿,探头看看了开始变小的雨势,他给前座开了半条缝的车窗,提着伞重新往回走去。

 

*************************

 

听到王俊凯锁上车门的声音,王源这才睁了眼。抬起手背碰自己的脸颊,居然有些发烫,马上又拿起矿泉水瓶贴到脸上降温。

 

他刚刚根本没有睡过去。

 

虽然最近睡眠质量有提高,医生开药时也开始逐渐减少安定的剂量了。但要在这样完全不适合睡眠的地方瞌睡过去,王源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刚刚王俊凯靠过来的时候,王源也是有被吓到。只是被熟悉的气息和温度笼罩着,居然有种莫名的安心。那人小心翼翼的亲吻,额发轻轻擦过他脸庞时的微痒,让他好像一瞬间失去了一切观感,只愿安心地沉溺进这一刻的温柔海洋。而刚才那些焦躁和不安,也都缓慢滴溶解进这短短的柔软时光。

 

 

 

任由造型师摆弄好自己的发型,王源从化妆镜前站起来,走到储物柜前抽出包来,在里面翻出一个药罐,拿着它走向饮水机。

 

化妆室灯火通明,光线强度不亚于舞台。王俊凯穿着妥帖的西服站在饮水机旁边,身材颀长,桃花眼闪着光,嘴角带笑盯着他看。如果他手里拿的不是一只满上水纸杯,王源简直以为他下一刻就要单膝下跪。

 

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王源走了两步就站在原地不动了。王俊凯朝他扬了一下下巴,王源扯起嘴角对着他挑了挑眉毛。王俊凯笑出虎牙,摇摇头捧着水杯走到他面前。

 

坐在镜子前做发型的易烊千玺有些怔愣地从镜中看着这一段的发生,王俊凯调皮稚气的虎牙,王源古灵精怪的表情,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上个世纪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但他意识到,事情正在往他期望的方向发展。

 

眼角瞟到王源手上的药罐,造型师还没来得及阻止,易烊千玺就转过了身,正准备开口提醒。却看到王源扭开药瓶后定住了动作,眼眸中闪动的星光璀璨过满室灯火。

 

王源看着白色药罐里五彩缤纷的彩虹糖,张了张嘴又闭上。

 

王俊凯歪头看着他,皱了皱鼻子把水杯放到桌面上。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药罐,倒出两颗到手心捧到王源面前,然后用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低低说了句话。王源抬手捻起那两颗糖果,放进嘴里,低下了头。

 

易烊千玺有些无语地看着王俊凯孩子气的得逞笑意,转过身自己也笑得开怀。他想起第一次看到王源满书包的药盒时,王俊凯抿紧了唇没有说话,离开后半晌他收到对方的文字微信。特别文艺特别矫情,特别不像王俊凯说话的风格,却看得他浑身战栗。

 

工作人员来到休息室敲门提醒他们准备进场,三人站在全身镜前整理服装,王俊凯侧过身去给王源整理领带。耀眼的灯火下,蓝色的西服反射着柔和的光,就像很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踏上红毯之前一样。

 

易烊千玺自己理着服装上的皱褶,抬头看到王源白皙的脸颊,粉色的唇角,墨黑的瞳孔,金色的领带和蓝色西服相辉映,下意识又想起王俊凯的那句沉重又美好的告白来

 

——王源是五彩缤纷的甜蜜糖果,苍白的苦涩不该属于他的世界。

 

王俊凯低头在王源耳边说了啥,易烊千玺没听到,只看到王源原本波澜不惊的眼忽然闪起星光,抿嘴一笑也带上了阳光的味道。

 

他想,大概啊,王俊凯可以重新成为王源世界里最绚丽的那抹颜料吧。

 

****************************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王源累得在车上已经缩成一团动都不想动。王俊凯背着他从停车场走回家。走到进电梯之后,颠了两下,王源紧了紧胳膊,脑袋在他颈窝蹭了两下。王俊凯差点手一松把人摔下来。

 

好不容易把人搬进家门,王源软趴趴地往沙发上一扑,之后任他怎么哄都不肯起来,光是撅着嘴赖着要在沙发上睡。王俊凯无奈,只能半搂半抱把他带进浴室。

 

往浴缸里放着水,他轻车熟路地退去两人的衣物,搂着王源坐进温水里,拿过花洒给他洗头发。

 

他俩从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经常一起洗澡换衣,对彼此的身体十分熟悉。在一起也有这么些年了,更不会有什么害羞和尴尬。王源靠在王俊凯怀里任他给自己揉头发,伸手摸下一小块泡沫在手里玩。浴室里一时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

 

王俊凯边给王源洗澡边开始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话,低沉的嗓音是男人特有的质感。王源脑海里浮现出对方小时候软软的嗓子,他想起自己特别喜欢他唱《洋葱》时的声线。

 

啊,那个暑假,真的好开心……

去了江边骑自行车吧,小凯还给我买了奶茶,那家奶茶好像去年就没了吧……

哦对了,还在他家住了好几天,每天晚上枕头大战,闹到半夜才抱在一起昏昏沉沉睡去。第二天睡到大中午被阿姨叫起床,起晚了的负责刷碗……

 

哎好像有个晚上还偷偷躲在被窝里看鬼片,结果王俊凯那个胆小鬼抓着我胳膊不敢看了,后来还被阿姨发现没收了手机……哈哈哈到现在这家伙还是一样不看恐怖片啊……

 

这么想来,那之后,好像再也没有了吧,那样可以整天泡在一起消耗浪费的大把大把的时光。

 

王源有些无趣地撩着水,王俊凯凑到他耳边问他在想什么,他摇摇头不说话。

王俊凯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些有的没的,给王源擦身的手自然而然地摸到了大腿根。胸前的人稍微僵了一下,并没有挣扎,王俊凯倒是马上收回了手,嘴上说着的话也停了。浴室又倏忽回到静默。

 

两人都记得他们第一次做就是在浴室里。

 

那时候都还是半大男生,不懂太多技巧和方法,完全顺着本能和仅有的一点了解去抚摸和亲吻对方来获取快感。那是第一次,却是记忆中最舒服的一次。

 

王俊凯记得做完后王源软软地趴在他身上轻喘的样子。那孩子微红着脸颊,眉宇间还带着孩童的青涩,却混合着半熟的情色。半睁的眼眸里倒映出自己的目光,同样春光荡漾却澄澈得不可思议。动情得不行,然后又俯身吻了下去。

 

后来他们赤裸着身体,伸手环抱着对方,紧紧靠在一起陷进柔软的被窝里睡去。

 

他们从小就习惯相拥入眠,除了偶尔分开活动,这样的习惯一直到王俊凯离开之前没有变过。千玺笑话过他俩连体婴,一整天都要黏在一起,好像一分开就要死掉一样。王源撇撇嘴不置可否,张嘴咬下王俊凯递过来的一块巧克力。

 

结果还真是被千总说中了,他俩分开的一年多时间里,谁都没有好过。

 

好多次半夜失眠摸不到身边熟悉的温度,安眠药的剂量越来越重,王源都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远在国外的王俊凯,刚开始的日子疯了一般给自己加量运动,每天洗完澡就累瘫在床上,闭眼睡去就以为自己能不再想起王源。

 

他俩好像是被对方驯化了一样,习惯了被投食,也只习惯来自对方的投喂。一旦失去对方,就等于失去了果腹的口粮,生命也变得岌岌可危。

 

十多年养成的习惯不可能在短短一年被磨灭,王俊凯也到底是回到了王源身边。王源以为自己已经彻底丢掉那些驯服和柔软,因此再见面时,曾经非常抵触王俊凯的再次亲近。但面对对方小心翼翼的试探和触碰,他无法忽视心底那些熟悉又久违的悸动。

 

给王源吹干头发,哄他躺好给他掖好被子,王俊凯轻轻揉了下王源的额发,给他道了晚安准备离开。还没来得及转身,手腕就被握住了。他低头看向王源,对方眨了眨眼看他,手上用了点力。王俊凯一愣,弯腰问怎么了,王源张了张嘴,还是放开了手翻过身不说话。

 

王俊凯不知道他是不是邀请的意思,但却能感觉到王源现在需要他。他坐下来微侧着身子,伸手轻拍王源的后背,却知道王源不会这么快睡着。

 

这段时间他渐渐减少了王源在镇定剂上的摄入,知道他有时候睡不着很难受,只敢在睡前给他喂药。偷偷把药片换成彩虹糖,也是希望王源在上台之前习惯性先嗑一粒镇静剂的习惯能改过来。今晚先是颁奖礼,又是庆功宴,身体已经非常疲劳,王俊凯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王源还需要借助药物催眠。

 

盯着那人单薄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深蓝色的睡衣让人感觉非常沉静,却让王俊凯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登上颁奖台的场景。

 

被念到名字时他匆忙起身,回头看两个一向闹腾的小孩满脸懵懂地看着自己,紧张感似乎被驱散了一些。他把手伸向王源,那孩子低头看着他的衣袖,乖乖地牵住。拉起千总,王源跟在他身边,扯着衣袖一起登上了颁奖台。

 

今天颁奖礼上的授花环节,似乎跟十年前的场景重合。同样是他接过满捧的花束,转头对上的同样是王源的目光。把花递过去时,看到他嘴角抿起的角度不变。这一切仿佛是一个郑重的仪式,甚至比刚才接受颁奖的时刻更让他觉得神圣。

 

王俊凯定了定神,伸手关上床头灯,钻进被窝里,搂住侧躺的王源。

他蹭了蹭对方的后颈,闻到跟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气。紧了紧手臂,感觉到王源在他怀里微微颤抖,而后是忽轻忽重的啜泣。

 

他的鼻子有点酸,忽然明白了小王子离开的时候小狐狸为什么要哭泣。

 

可是啊,玫瑰什么的我真的不需要,因为我不是小王子你也不是小狐狸;我的家不是小行星B612,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城市叫重庆;我们相互驯养,一起学着对自己驯养的东西负责。

 

正是我花在你身上的时间,让你变得如此重要。

 

然后他凑到王源的耳蜗低声叫他的名字,像小时候哄他一样,叫着他王源儿。对方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鼻子塞住了,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却清晰柔软地砸进了心底。王俊凯愣住,回过神来紧紧拥住王源。

 

刚才啊,之前说着吃什么都没味道的王源在他怀里轻声叫了他的名字对他说:

“小凯,彩虹糖……很甜。”

 

2014/08/23 END


后篇《后天行为》

评论(35)
热度(318)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