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题# 喂食动物致其丧失觅食能力

*CP:凯源

*现实向/虐注意/OOC注意

*2014新课标II高考作文

18.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不少人因为喜欢动物而给它们喂食,某自然保护区的公路边却有如下警示:给野生动物喂食,易使他们丧失觅食能力,不听警告执意喂食者,将依法惩处。

 

*****************

 

*刘志宏视角

 

 

我坐在休息室里,对面的王源正吸溜着泡面跟我对台本。我翻了翻手上的打印稿,确认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之后,抬头看着王源不禁有点怔愣。他抬眼跟我对视,一瞬间让我有种回到十三岁时的错觉。

 

王源朝我眨眨眼,带着些疑惑。我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桌面。王源转眼看到桌面上还没开封的调料包,嘴角有些僵硬地翘了翘,还是没笑出来。

 

我不说话,低头继续在自己的稿件上写写画画,心却又沉了下来。

 

王源从前并不是对食物这么随便的人,吃个零食还要挑牌子,正餐的选择对他来说简直是一天里最严肃的问题之一。泡面这种东西,别说王源不会去吃,光是身边有个王俊凯管着,这种垃圾食品,他就是想吃也吃不上。

 

想起王俊凯,我又忍不住瞥了王源一眼,看到他棱角越发分明的面部线条,不禁想起他十二三岁时,有点圆润的脸颊。那个时候,王源一天到晚总喊着吃,无论何时,包里总是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王俊凯总爱拿这个逗他。

 

其实王俊凯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巧克力饼干糖果这类对嗓子不好的食物,他基本上不会去碰,但却总是喜欢去抢王源手里的和嘴里的。每次抢到了也不吃,就是举高了让王源去抢。你来我往两人就闹到一团去了。通常在旁边看的我们也就起个哄,顺着王俊凯的话去损王源两句,都当做是小孩子的玩闹。

 

不知不觉就闹着长大了。王俊凯不再去抢王源的零食,反倒是每次见面都抱着一堆好吃的来,恨不得把王源喂养得白白胖胖的架势。王源也乐得有人投喂,王俊凯递包饼干过去,他就乖乖地坐着开吃了。王俊凯总是在一边看着他,笑得痴汉。

 

大概已经习惯了,我从来没有多去在意这两人相处模式的改变,或者说,我是有意忽略掉了些什么东西。总之,到了他们把关系明明白白摆出来的那会儿,我还是有点被吓到的。

 

那年王俊凯中考,王源跟他见面的机会变得非常少。让我开始觉得不对劲,是在当年拍小短剧的时候,王源就这么想着王俊凯,哭了出来。

 

起初我是不知道的,以为他就是个专业演技派,说哭就哭。后来他居然自己在节目上自爆,跟王俊凯太久不能见面,然后就哽咽了。我紧盯着他看,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缝隙,好嘲笑他的演技。可是他没给我这个机会。看着王源眼眶微红,我知道,他没有说谎。

 

之后不久,录制一期少年GO的时候,王源的状况明显不正常,我努力把气氛调动起来,也没办法把他的情绪提高。我不去想这是因为什么,但后来王俊凯在公司出现了。我看着他把王源带出去,有种恍然大悟的错觉,脑袋里却仍然理不清这之中的联系。

 

直到我离开之前,无意间看到在楼梯间紧紧相拥的二人,才把那些看似无关的片段一一衔接出来——其实这两人的变化,有迹可循。

 

正提着笔发呆,肩膀被拍了一下,我抬头,王源给我递来一杯水,我接过之后,他也拿着自己的那杯坐了下来。看着他从包里翻出药盒,一格一格打开,从里面倒出一堆白色药片开始往嘴里送。我抿了口水,没有说话。

 

王源已经接受了将近一年的治疗,我每次看到他这样将药片往身体里灌,都觉得心里膈应得慌。也不知道这些药到底有没有用,我也不敢去问他。

 

如今的王源,早已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偶像。公众形象十分正面,待人谦和而有礼,发言大气得当,工作一丝不苟,外界简直难以从他身上找到一点缺陷。他在人前还是那副阳光暖男的形象,该笑的时候还是笑得标准可爱。我们却渐渐开始习惯他私底下一言不发安静发呆的样子。

 

我不敢说这一切都是王俊凯的离开造成的,但这件事对王源的打击却是显而易见的沉重。

 

王俊凯曾是王源的精神支柱,支撑着王源走过了最艰难晦暗的日子,对于王源来说,他的存在几乎等同于生命。这个人的一切早已刻骨地融入了王源的血肉骨髓,一旦将他整个从他身上抽离,带来的影响足以将王源狠狠击垮。

 

当然,如果这段话跟王源说了,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摇头说没有这回事。不对,前提是我也得敢在他面前提王俊凯的名字。

 

王俊凯离开之后,他的名字成了王源的禁忌。

 

说到他,王源不会吵不会闹,只会默默地坐在一旁发呆,不知道想些什么。如果没有人去叫他,他甚至可以这样一坐就是一天。

 

从前的王源是个典型的话唠,说起话来拦都拦不住。虽然有时候觉得这样挺闹的,但我们也喜欢听他说话。他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的样子,带着满满的笑意,总是感染到身边的人跟他一起疯一起笑。

 

还很小的时候,王俊凯会伸手捂他的嘴,嫌他吵;长大点,却喜欢坐在旁边笑着看他闹。那时候还小,后来想起来,估计连王俊凯自己也不知道,他看着王源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和喜爱。

 

其实他从小就那么喜欢王源,我至今也想不懂他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说王俊凯曾是支撑王源的一座城,那王源就是王俊凯生命里的光。谁都知道,是他在王俊凯孤军奋战的时刻,蓦然走进他的世界,陪着他一起找到新的梦想和舞台。两人的关系相辅相成,其实谁都离不开对方。

 

明明如此契合的两人,居然走到如今的境地,由是我一个局外人,心下不免感到可惜。

 

重重叹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工作人员喊着出去候场。我看身边的王源,他已经把东西都收好,仔细地在重新翻阅台本。我伸手拍拍他,他站起来,跟我一起走了出去。

 

*********************

 

*千玺视角

 

小凯已经走了一年多,王源儿的生活好像也渐渐重新上了轨道,工作生活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通告形成排得满满的,休息时间基本上就在往返的路程上度过。外人看着,无一不啧啧称赞他的专业和认真。

 

我和刘志宏明明知道,王源正是在用最老套却最有效的方式在逃避,却不敢劝他停一停歇一歇。

 

小凯刚离开那段时间,王源就开始来者不拒地接工作,如果不是经纪人拦着,估计他裸着半身的牛仔裤广告今日在大街上就随处可见了。那会儿公司的人也意识到他的反常,只道是王源一下适应不了王俊凯不在的日子。但后来看他身体实在负荷不来,上面一怒之下干脆也不劝了,给他放了个假,并且把我们所有通告往后推了三个月,勒令我跟刘志宏陪他出去散散心。

 

看着王源憔悴不堪的样子,我们作为朋友自然义不容辞,二话不说就攥着机票拉着行李箱和王源上了飞机。

 

只是一趟本该轻松欢乐的行程,既没享受到过程,也没有能达到目的。

 

那日中午,见王源难得睡着,我跟刘志宏就先到市区去逛逛,买了些吃的用的回去。谁知道一插钥匙,发现屋子的门好好锁上了,打开门,屋里的人不知所踪。

 

我们当下就慌了,马上给王源电话。还好他很快接了,说是一起来找不到我们就自己出了门。我俩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有点欣慰——出来两个礼拜了,王源这是第一次主动出门,心里抱着那么一丝期待,以为他会就此好转。

 

赤道上的小国总习惯在午后给人浇一场瓢泼大雨。

本来看着天色不好,想着王源应该不会这个时间回来。谁知道门锁声一响,我一抬头,就看到他全身湿透地走了进来,心下一惊,马上跑过去把他挡在玄关。

 

他有些过长的刘海被淋湿后耷拉在眼前,明明瞳孔还是清亮如初,我看进去却只看到一片虚无。伸手拉过王源,我无奈地赶他上楼去洗澡换衣服。客厅空调开得大,就怕他着凉,病了他也不爱吃药,防患于未然更重要。只见王源点点头,转身就往楼上走。

 

把他的鞋子安置好,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地跟了上楼。

王源仍旧湿漉漉的站在楼道口,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我。

 

湿透了耷拉着的头发,茫然的眼神和冻得有些发抖的身体——让我想起了那些流浪在外的宠物狗,明明娇生惯养,却因为被丢弃而丧失了独自生存的能力,只能无助地看着来往的行人,卑躬屈膝求一份嗟来之食。

 

我没有作声,只伸手拉住王源往前走,把他塞进淋浴间,又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进去。看着王源慢吞吞地开始脱掉T恤,我依旧无奈,只好叮嘱了一句洗好下楼喝姜茶。

 

那日晚上,我们仨坐在天台灌着逐渐升温的啤酒,一言不发。

我偏头看了看王源,他低垂着眼睫,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我明白,旅游散心这样的方式,拯救不了早就被自己丝丝缠紧捆在网里的王源了。

 

旅程就这样提早结束,我们和王源都重新回到了忙碌的工作生活当中。

 

那之后的没多久,大概一两个月的样子,我收到了来自刘志宏的一条消息,没头没尾就一句话——王源失了味觉。

 

看到消息时,我愣了愣。

当时正在后台,不方便打电话,于是回了句“怎么回事”。刘志宏马上回复说,要陪王源去医院,让我忙完了给他电话。

 

当我悬着一颗心完成了工作,匆匆赶到医院时,王源正在会诊室里面。刘志宏拉着我在走廊坐下,他抿着唇没说话,双手紧紧交握着。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门牌上写的“心理医师”的字样,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之后我们陪着王源去取了药。

看着白色胶袋里各种颜色的药盒,我想起了小时候王源白色书包里五彩缤纷的零食包装。喉咙一哽,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坐在副驾的王源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才想起来,从见面开始,他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我跟刘志宏对视一眼,示意他开车,心里却无比想念起那个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节目一哥”来。

 

那时候的王源,眼里总是流淌着温暖又明媚的活力。那时的他,热爱着一切善良、美好;那时的他喜欢着每一个人喜欢他的人;那时的他,深爱着与他并肩齐唱的那个王俊凯。

 

 

一年多过去了,看着屏幕里唇边角度不变的王源,我忽然了悟了些什么

——也许王源只是被驯养到,失去了爱的能力。或者说,失去了感受爱的能力。

 

我关了电视,转头去看抱着抱枕缩成一团睡得迷迷糊糊的王源,起身把桌面上残留的食物收好。捧着东西进厨房,刘志宏跟着进来,接过我手里的碗,皱皱眉斥责我给王源的汤里加了太多安定。我叹了口气,摇摇头。他不说话,我知道他也懂。

 

我把东西放好,回房间给王源拿了床被子盖好,伸手把他头上一撮翘起的头发压平还抚了抚。只见王源的睫毛一颤,我的心跟着一跳,不敢再动。他到底还是没有醒来,只是微微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我松了一口气,就怕他醒了就不是再这么容易睡着了。转过身,看到刘志宏站在厨房门口,我摆摆手示意他关掉客厅的灯。

 

整个空间一下子陷入黑暗,像是被扔进了一池混沌的液体里。

我的耳边似乎传来气泡在水中爆裂的声音。

 

*********************

 

*王俊凯视角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也不敢想象,王源当日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时,究竟是怎样的表情。离开他之后,我连千玺和刘志宏他们都没有联系过,于他们而言,我大概就像不存在了的人一样吧。

 

我咬咬牙,看着手里的登机牌,脑袋里不自觉还原出那日在公司里的一场对峙。

 

摊在桌面上的照片清晰地印着我的脸,被我环在怀里亲吻的男孩因为角度关系没被拍到正面。坐在我对面的人一脸严肃地盯着我的眼,试图逼迫我作出选择。与他对视良久,我终于放弃般地点了点头。

 

他们说得清楚,面对这种不可知的境地,我除了走,别无选择。

 

我被指责,说这种丑闻被爆,各种报导舆论无一例外会指向跟我最亲密的王源。虽然我们并未承认过些什么,外界一直也是以暧昧的目光和打擦边球的文字来描述我俩的关系。无奈的是,到底我们就是那么见不得光的关系,说爱再光明正大,也扛不住公众人物这一层身份。

 

公司似乎并未追究我跟王源的关系。从十几岁时我俩的亲密初露苗头,一直到成人后的孟不离焦,就算是多年来一直陪伴我们成长的经纪人,也未曾开口阻挠过些什么。

 

我曾沾沾自喜地以为是自己藏得完美,但现实却适时地迎面朝我浇了一盆冷水,让我彻底醒悟——我们只是被身边的人保护得太好,一旦遇到连他们都无法阻挡的压力,仅凭我一人,根本无法保证两人的周全。

 

既然同意了离开,那当然是尽快走的好。我甚至没有机会跟王源和千玺他们打上招呼,就被塞进了开往机场的车上。

 

本来说好的先离开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随时可以回来。

 

到步以后,才发现自己太过天真。前三个月全封闭的歌舞训练,我完全没有机会与任何人联系。后来被告知,我们的个人账号和移动电话有可能被监听追踪,因此公司决然地断了我和国内的一切联系。

 

当中的漏洞我不是没有察觉,但当时独自一人身在异国,连生活都要依靠公司接济的我,根本没有权利挣扎。我本可以带着王源一起走,我了解他,只要我一句话,就算是要他跟我一起跳进万丈深渊他也愿意——只要我还紧紧抱着他。我也挣扎过,我并不想离开他,我还欠他太多的承诺未曾一一兑现。

 

我跟他的关系,就像是相互缠绕的藤蔓,一旦被抽离,谁都活不下去。

 

但我更清楚他这个人,对梦想的那份执着。我从最初一直陪他到现在,他的所有努力和艰辛,没有人比我看得更清楚。

 

也许也是我懦弱,再是爱他我也没有能力护他周全,所以最后选择了离开。

 

每每午夜梦回,明知不是现实,却死死抓着梦里对我笑得开怀的他不愿放开。醒来之后茫然盯着天花板,好像还能看到他的脸,伸出手却怎么也碰不到。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

 

一年多前发生的事情,我估摸王源他们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如今终于能回去,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个勇气重新站到他们面前,亲口告诉他们我离开的原因。

 

然而让我非常庆幸的是,王源当初并没有被拍到正脸,至今也没有人去追究照片里被我抱着的男孩究竟是谁。就算回去之后重新被挖出来,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把所有责任揽上,不用畏畏缩缩怕王源被伤到。

 

坐在久违的咖啡厅里,对面的千玺一脸淡漠地看着我。从他琥珀色的眼中,甚至找不到一丝的责备。我有些愣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安静地坐着等他发话。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沉默终于被手机的消息声打破,他滑开屏幕,随意浏览了一下内容又重新锁屏。他抬头再次与我对上眼,我被他有些冷冽的目光盯得一僵,觉得似乎该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我还没组织好语言,对面的人就先开了口。

 

千玺说话的方式从认识至今都没有改变,一字一句说得清晰,有些低沉的嗓音蛊惑着让人无法分神。

 

我依旧怔愣着,对他所说的话有些难以置信。闭了闭眼,脑海里的王源还是那个笑得眉眼弯弯,唇角上翘的男孩儿。甚至这一年里一切有关王源的图像和动态,都跟千玺口中那个食不知味,憔悴苍白的王源搭不上边。

 

我问千玺,我是不是不该回来。

千玺扯了扯嘴角,不说话。

 

气氛重新静默起来。

好像摊在桌面上的书本被风吹起了书页,刚翻了一页,却又止在这一页上不再翻动。

 

对视良久,千玺还是叹了口气,劝我先不要去见王源。我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表示明白。但转念一想,还是按捺不住求千玺带我回去,只看他一眼。千玺想了想说,可以。就带着我走出了咖啡厅。

 

坐在千玺的车里,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我的心跟着山城这些坡坡一起上上下下,找不到重心,寻不着可以安放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我的心却还悬着。

 

重新走进熟悉的集体宿舍,用力吸一口气,满满的冷清。看着不曾改变过的家具布置,我怀念起当初四个人在小小的客厅里打火锅的日子。那个时候,每每从寒冷的室外走进来,闻到打火锅后残留的油烟味,总会忍不住吐槽。现在才发觉,那是属于这个地方,属于我们四个共同的,家的温暖。

 

那时的冬天总是太冷,王源也总是不愿意出门。偏偏他又嘴馋,我们也爱惯着他。于是不知道哪个冬天开始,渐渐习惯了每周的火锅日。

 

王源怕烫吃得慢,光顾着吃就来不及捞食物。千玺和刘志宏爱逗他,每次捞一堆放到自己碗里细嚼慢咽,王源叼着一块肉眼睛放光地盯着他俩的碗。我笑得停都停不下来,被他转头一看,委屈得不行的眼睛闪着朦胧的水光,狠狠戳中萌点。于是心一软,乖乖地给他夹吃的。换来对面两人的鄙视和冷嘲热讽。

 

每次打完火锅之后,宿舍里一股油腻的味道总是浓郁。王源怕冷,不让开窗,这股味道就一直待到下周重新开锅前才散去。

 

我吸了下鼻子,假装空气里还有着那股气息。

 

千玺在我脚边放下一双拖鞋,轻声告诉我,这会儿王源应该在书房,他先上去看看。我换了鞋子,点点头。看着千玺转身的背影,我放轻脚步,走进客厅。

 

浅色布艺沙发上的一处污渍特别显眼,我记得那是一次千玺追着王源儿逼他喝苦茶的时候打翻的,后来王源顶着千玺的怒气,硬是灌了下去,苦得眼泪都出来了。想到这儿,我忍不住一笑,下一秒,心又忽然沉了下来——那时候谁都不会想到,现在的千玺居然要每天监督着王源吃药吧。

 

我摇摇头,走进厨房想倒杯水喝。

看到杯架上整齐码着的四个同款不同色的马克杯,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那是刚搬进宿舍前,粉丝送的一套杯子,分别是我们四人的应援色——属于我的蓝,属于王源的绿,属于千玺的红,还有刘志宏的黄。

 

住了这么些年磕磕碰碰时候不少,吵架闹到把餐具全部打碎的时候也有过,唯独这一套杯子,我们一直爱惜着。王源的那个杯口磕掉一小块,他也坚持没有换——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一直用到现在。

 

我摩挲着绿色的马克杯上掉漆的一块,眼泪不自觉啪地落下。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我随手抹了一把脸,想着还是得跟千玺先把事情说清楚。一转头却看到了满脸惊愕的王源,正失神地盯着我看。他身后不远处,是紧咬着唇一言不发的千玺。

 

我静静地对上着那双熟悉的眼。良久,王源回头对千玺说:“明天,我还是跟你去医院复诊吧。”我一愣,只见他按了按额头往回走,站在千玺面前对他说:“好像出现幻觉了……”声音里有些晦涩和沙哑。

 

我张嘴想叫住他,却被千玺的目光止住。而后只能立在原地,看着王源离开。窗外的阳光落在他的白色T恤和几乎没有血色的肌肤上,他整个人像被披上一层光晕,好像下一刻就要消失不见。

 

我咬了下唇,眼光转到千玺身上。他踱步走到我跟前,哑声喃喃,居然带着些颤抖:“王俊凯,你过去把那么多的爱都给了王源,又硬生生把这一切从他身上抽走。现在的他已经不再会爱和被爱了。这样的他,你要放弃吗?”

 

我垂眸看着他的眼,握紧手里的绿色马克杯,微凉坚硬的触感贴在掌心,一直蔓延到心里。

 

“不要。”

 

2014/6/11 END


续篇请戳《驯养关系》

评论(29)
热度(221)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