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 08-09

* 双更,昨天跟今天份的作业。

* 终于可以开始写爱情故事了。

* 依旧求评论求捉虫。


01-02  03  04 05 06 07

 

08

 

场内的掌声终于停下,人们恭维的话纷纷扰扰盘旋在王源身侧。王俊凯有些不耐,于是迈出一步,低头向钢琴前坐得端正的人道:“谢谢王总今天赏脸。方便的话这边请。”众人见状,便适时散开,王俊凯暗地里松了口气,终于逮到王源了。

 

王源站起来,顺手把外套顶端的纽扣扣上。

王俊凯瞥见他这一动作,不禁抿了一下唇。

 

他们并肩走到阳台处,各自手里拿着一杯香槟。王源站在护栏前,先向王俊凯举了举杯:“辛苦了。今天有点事迟到了不好意思啊。”王俊凯点点头,跟他碰杯,说:“谢谢你的花。”

 

两人都显得相当疲惫,各自抿下一口酒后,便默契地不再说话,各怀心思地开始神游天外。

 

这仅有二人的冷清阳台与十步之遥的喧哗内厅,被一扇门赫然隔开。王源从外看去,室内流动的场景像是被装进玻璃盒子里的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演员,上场又下场,有来有往。

 

然而,从室内往外看,并肩驻足在月光下的二人,又何尝不是舞台上的演员。

王源低头一笑,自嘲地想,有的人还同时扮演着好几个角色。(*注)

 

靠在阳台扶手处,手臂与手臂间有初冬夜晚的寒风穿过。

王俊凯穿得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听闻王源不明就里的一笑,他偏头看去。

那人与他反方向站着,后背朝外地靠着栏杆,一边手肘屈起支撑着身体。王源的睫毛略带慵懒地垂下,脸上早已恢复到面无表情的冷清。

 

又是这样的神情,王俊凯皱眉。

 

在他以往的印象中,王源分明是个爱笑的男孩,像个小太阳一样总给身边的人带来治愈和温暖。而重逢以后他居然开始看惯了这些表情。王俊凯疑惑,这些年王源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到底遇到了什么人经历了什么事,才会把所有温暖和柔软严密地掩藏到冰冷又坚硬的外壳之下。

 

他张了张嘴,想开口问。但又觉得眼下不是聊这些的氛围。

而且,并不擅长窥探他人内心的他,找不到一个好的切入点引导王源跟他聊这几年的事。

 

沉默良久,最终还是王源先开的口。

似乎意识到王俊凯在看他,于是也不马上抬头,只是晃了晃还剩下一半的酒杯,说:“你不冷吗?不进去?”话音落下,才缓慢地抬起眼睛,跟王俊凯对视。

 

听得他语气平淡,被问的人居然感觉有些不爽。但方才被狠狠轰炸过的心脏显然还未恢复正常,目光一对上王源的,被闪亮的眸子一看,又在左胸膛不受控制地仓促跳动起来。

 

不想就这么跟他分开,王俊凯无比清楚自己此刻的渴望。于是遵从本心,侧过身子,轻声道:“我还没吃饭呢。”语气软绵绵的,好像真的饿惨了的样子。随后又表情正直地看着王源,等待对方的回应。

 

王源因为他的反常愣了一秒,马上反应过来,忍不住就笑了:“那——我也还没吃饭呢。”王俊凯闻言,得逞地笑起来。

 

回头确认大厅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离开,王俊凯眉头一挑,抢过王源手中的高脚杯随手放下。握住那人纤细的手腕,扯着他大步消失在月色朦胧的树影之后。

 

齐远航打听了一圈,听说王俊凯跟王源两人跑到阳台去了,便出来寻人。

推开厚重的玻璃门,清冷的阳台上不见人影,只有两个高脚杯并立在水泥护栏上,分别只剩一半的金色液体在月光下闪着微亮的光。

 

另一边厢,王源被王俊凯扯着手臂往前走,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梯,拐过大树,正疑惑对方要带他去哪。一抬头猛然发觉眼前的风景有些熟悉,他才拉了拉王俊凯,说:“我的车停在反方向。”

 

王源不着痕迹地从王俊凯手里抽出手腕,领着他来到停车场。果然那辆白色的c200就停在入口不远处,在一堆黑色系的豪车之间尤为显眼。

 

看了眼车窗外安静的广场,王俊凯回头看着王源跨进车厢,关上车门后,才小声道:

 “我们这样好像在私奔啊。” 

 

车厢里空间狭小,他用气音低声说出的话带着体温从王源右边脸颊划过,有些痒。于是正准备发动车子的动作顿了顿。王源不接这茬儿,只叮嘱他系好安全带。

王俊凯觉得自己讨了个没趣,也不接着说了。

 

直到车子行驶上回市区的高速,王源才看了眼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人,问道:

“不是吃饭吗?去哪儿啊?”

 

王俊凯一直看着窗外不知在想啥,王源一问,他的睫毛动了动,装作随意道:

“火锅吧。”

 

王源笑:“你确定?你这嗓子可是要唱歌的。”

王俊凯撇撇嘴:“最近吃盒饭吃得连盐味儿都忘了,就想吃点重口味的。”

王源瞥他一眼:“行吧,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

王俊凯也斜睨他一眼:“哎,你这就夸张了啊。”

 

王源笑着不说话,瞥了眼左侧后视镜,手臂一动,带着车子拐了个大弯,朝着灯火通明的市中心驶去。

 

>>> 

 

偌大的包厢里只有王俊凯和王源二人,圆桌中心的红油火锅咕噜咕噜地沸腾。

王俊凯觉得方方正正的房间里有些闷。但深知今时不同往日,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注目,他还是跟着王源走进了包厢。

 

上一次跟王源吃饭好像还是不久之前的事。那时他不过是个挣扎在娱乐圈边缘,靠职业无法吃上一口饱饭的十八线艺人,如今他已经是人气暴涨的当红小生。而坐眼前的王源,无论是半年前还是现在,仍然是那个气定神闲西装革履的企业CEO.

 

原来才过了半年。

王俊凯漫不经心地在锅里乱捞,王源一口一口吃着碗里的菜。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点评着食物的味道,避重就轻地也不知聊了些啥。气氛就像两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的一场饭局,平静安详。

 

服务员敲门进来,在桌上放了一扎酸梅汤,转身又出去。

盯着玻璃茶壶,王俊凯才赫然发现他跟王源坐的有多远。

 

本来就是十人大圆桌,他俩进门后不知怎地就一人往左一人往右地走到桌子的两侧各自坐下。从王俊凯的角度看,王源正坐在他的一点钟方向。跟上次一样,他把外套脱掉,白色衬衣的袖口挽到手肘处,浑身都是干净利落的气质。

 

王俊凯放下筷子,拿起茶壶,边倒饮料边叫王源:“你到这边来啊,坐这么远干嘛。”王源正低头吃着饭,闻言从碗里抬起头,穿过迷茫雾气的眼睛闪亮亮地看向王俊凯。被看的人一愣,有些手足无措地放下茶壶。

 

他怎么就会突然忘了,王源早就不是那个跟在他身边黏黏软软,能够包容他一切棱角接受他一切要求的少年。

 

王俊凯觉得他可能喝得有点多,也有可能是太久没吃辣了,不然怎么一整个晚上,他的心脏都跳动得如此失常。他蓦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当初对待王源是如此霸道,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丝不容抗拒的命令。

 

抿着唇的王俊凯有些尴尬,不知该不该道歉。

王源倒是笑着拿起碗走到他身边的位子坐了下来,又接过他手里的茶壶给他倒饮料。

 

看他忽然沉默下来,王源心下有了大概,就调侃他:“今天倒是不喝酒了。”

王俊凯撇开眼,伸手继续在锅里捞啊捞:“刚刚喝了不少了,而且你不是开车吗。”

王源又笑:“我刚刚也喝了点啊。”

王俊凯转过来瞪他:“喝了酒还开车,你不怕被查啊?最近抓得那么紧。”

王源扑哧笑出声来,把装满的杯子递过去,然后接过他的话道:“要是我今晚被查到了你也逃不了。”王俊凯接过杯子喝了两口,捞起一块鸭血往王源碗里放。

 

王源边把酸梅汤往自己杯子里倒,边说:“其实也没多大事,大不了一起蹲一晚上局子,明天一早出来就被‘小王总跟Karry王凌晨撸串醉驾被查’的大字头条霸屏。然后你的演艺生涯完蛋,我也被老爸雪藏。”说着说着自己都笑得止不住。

 

王俊凯斜睨着他:“脑洞大这一点你还真倒没怎么变。”

王源吃吃地笑,拍拍王俊凯的肩,说:“来,干杯!庆祝我们今晚至少不用蹲局子。”

王俊凯无奈拿起杯子跟他碰了碰,心里却纳闷王源怎么心情这么好。

 

“不过,没想到你还有在弹琴呐?”王俊凯话锋一转,问了王源一个措手不及。

“就……这些年除了工作,也没个其他的兴趣爱好。家里有钢琴,就一直弹了下来。”

“你现在的身份大庭广众地搞什么才艺表演好像不太好吧。”王俊凯的话既是疑惑又带着些调侃,说完又挑挑眉看向王源。

 

王源闻言一窒,含在口里的酸梅汤晃了一圈终于咽了下去。

糟了,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

 

 “……刚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被他爸知道,还不得大老远飞回来把他钢琴给砸了。本来他们这种家世的孩子,谁不会个三两种乐器,权当精神熏陶和气质培养了。天知道为什么王跃林这么抗拒王源学音乐,他当年可是软硬兼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家里的钢琴给留了下来。

 

不过王源自始至终没敢问,家里的小阁楼上,那架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钢琴,究竟是谁的东西。

 

一顿饭吵吵闹闹吃完了,王俊凯摸着肚子靠在椅背有点昏昏欲睡。王源从外面进来,外套搭在手臂上。王俊凯目光微动,料想他又默不作声把账给结了。

 

果不其然,王源进门便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边说边披上外套,站在原地等王俊凯起身。王俊凯懒懒地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打了个呵欠,说:“走吧。”

 

王源开车的时候似乎不习惯放音乐,安静得过分的车厢,略显局促的距离,反而驱赶了王俊凯的睡意。空气里除了火锅香料的味道,还有淡淡的古龙水香气。料想是空气清新剂,王俊凯深深吸了一口,暗暗称赞王源的品味真不错。

 

瞥了一眼瞪着眼睛出神的王俊凯,王源说:“你睡会儿吧,还有段路呢。”

王俊凯摇摇头:“睡不着。”过了会儿又说:“刚刚那家店也不好吃,还不如上次那家的。下次咱们换一家吧。”

王源笑了笑,低声说:“好。”

 

王俊凯闻言偏过头看向窗外,无法抑制地嘴角上扬。还未分别就期待着下一次见面,他觉得自己的情绪高涨得有点异常。

 

按王俊凯的要求把车子停在了公寓大门前,王源说:“我还是进趟停车场吧。”

“没事,你看都几点了,就别绕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王源左右看了看,见街道上一片安宁,也就放了心,点点头道:

“那你明天好好休息,晚安。”

王俊凯也朝他点头,笑着道:“下次见,晚安。”

 

车窗缓缓升起,直到再也看不到王源的脸。

王俊凯站在原地,目送那辆白色的轿车驶上主干道,最后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王源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摁开了车载播放器,悠扬圆舞曲在狭小的空间里轻快地跃动。指尖敲动两下,又不禁随着旋律轻轻哼唱起来。

 

费尽心力策划良久的事情终于得以实现,虽然这条大道将来平坦与否尚未可知,但今天算是一个阶段性的成功。无论是对于王源,还是王俊凯。

 

总而言之今天他的心情格外的好,这也导致王源有些兴致过高得意忘形了。

料想对于现场的人来说,无论是起哄的也好看戏的也好,谁都没想到王源居然愿意坐到钢琴前弹奏一曲。

 

圈子里谁不知道,都说小王总性格温和爱开玩笑,但那是跟熟人。晚宴上能跟他处成熟人的除了唐凝齐远航,还能有几个。算上今晚没到场的刘志宏,王源的“熟人”真的算不上多。

 

对于王源的印象,见过他的人大多都爱用“冷清”或者“距离感”这些听上去就让人觉得寂寞的词汇来描述。要王氏的CEO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弹钢琴?分明是件掉身价的事,别说王源那远离纷扰的性格,一想到有可能被王跃林知道,王源怎么可能同意。

 

但偏偏,王源就笑着坐下,弹完了一曲。

当时在现场的人全被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王源忍不住笑。他还记得唐凝站在旁边一副如鲠在喉的表情,还是觉得挺痛快的。

 

人呐,偶尔还是得放纵一下。何况他还那么年轻呢。

王源已经活在社会和他人施加的束缚里太久,久到快要连自己都忘记真实的自我是什么样子。无论是那些棱角的形状还是脆弱的角落,不亲手去摸一摸,都要不记得到底存在于自己身上的那些位置。

 

但也只能是偶尔。

王源从浴室出来,翻过不停收到消息的手机屏幕,开始吹头发。打了个呵欠,他并不打算马上回复唐凝和刘志宏等人的消息——他现在需要休息,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之后再说吧。

 

09

 

前一天晚上送王俊凯到家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王源也特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才让王俊凯下的车。但王源到底不是混娱乐圈的人,不知道有心人只要是想跟想躲,根本就不会轻易被发现。

 

昨夜他跟王俊凯道别的场景还是被人拍到了。不知道是私生还是狗仔,总而言之一觉起来就发现,那套照片已经在网上流传甚广。其实不过是他送王俊凯到楼下而已,两人根本没有任何亲密动作。而且王源比任何人清楚,他跟王俊凯之间顶多只能说得上是朋友关系。

 

但对于有心人来说,要发散造谣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王俊凯跟王源早年的确有过交集,再根据早些日子被扒出来王源跟刘志宏的关系,半年前的各种段子仿佛得到了证实,有些人甚至认为这就是铁锤不接受反驳。王俊凯的粉丝圈里更是炸开了锅,一时间流言甚嚣尘上。

 

王源一早来到公司,还没进办公室呢,秘书杨姗姗就追着他吐苦水了。

 

“我们公司可是房产起家的,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当年被收购的假料在网上传得风风火火,正经媒体都懒得辟谣。现在倒好,就这么件小事居然被狗仔和媒体穷追不舍,电话都打到您办公室来了,还有没有点眼见力了。”

 

王源睡得晚起得又早,精神不太好,一上来就被杨姗姗一顿说,只觉得眉间一抽一抽地疼。秘书话音刚落,就见老板手一抬,沉声道:“行了,我会处理的。”

杨姗姗点点头:“那今早打来的电话我就都不回了。”

“嗯,不用回。”

 

终于把秘书安抚好,王源摸出手机,意外地没有刘志宏方面的未接来电。便主动打了过去。聊了两句,同意长郡承认王俊凯跟他的朋友关系,这也为以后省去了不少麻烦。并督促刘志宏记得声明,王源和王俊凯始终持有追究责任的权利。但安抚媒体引导风向仍然是少不了的工作,想到这些琐碎的事情居然要自己亲自过问,王源心里满满的不耐。

 

“嗯,那就交给你们了。账目让人直接报给姗姗,钱马上就能划过去。”挂上电话,年轻的CEO揉了揉眉心。昨天实在是太忘形了,当众弹琴的事情没被曝光也没传到他爸那里算是他人缘好,运气好。但昨晚被人拍到,就是自己太不小心了。

 

从他开始接触公司的业务以来,无论做什么事一直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王跃林宣布王源入职王氏时开始,他就不再只是王源个人。他肩负的是一整个企业的形象,背后更是王跃林拼死拼活打下的天下。

 

王源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他不可以出错,更不可以犯错。

然而已经征战商场多年的他,居然在一个晚上连续犯了两个不该犯的错误,这让王源感到挫败。

 

亡羊补牢,能做的他已经做了。他也相信长郡的能力的影响力。现在更重要的,是要安抚远在美国的王跃林的情绪。

 

握着手机,屏幕一直停在联系人的页面。王源突然觉得,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已经跟他爸定好赌约,至少这两年王跃林应该是不会干涉这件事情的。再者,他跟王俊凯不过是朋友,一起吃个饭这么正常的事,居然搞到要动用公关去辟谣。王源觉得好笑。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最终电话还是没打出去,倒是他爸主动给他发了消息,提醒他自己注意言行,也要提防狗仔跟拍。

 

长郡办事一向利落,在网络上发酵的谣言很快被清理干净,风向也从不堪入目的下流论调向普通话题转移。一周之后,最早提起时或嗤之以鼻或兴致勃勃的路人,在听到他俩的名字时,也只是点点头,哦那两人不是关系挺好的朋友吗,还经常一起吃饭呢。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于长郡和王氏来说,总算是又度过了一个舆论危机。在谁都看不到的地方,谁都不知道有谁在操纵着这些煽动人心的话术。

 

自从那日跟长郡达成一致意见并把事情全权交给对方处理后,王源便没有再去留意那些新闻和风向了。正如杨姗姗所说,王氏是房地产公司,王源对王俊凯的出道多看重,这些小打小闹的舆论根本不至于影响到公司的根基。该谈的生意该跟进的项目,一切如常。

 

一切如常的意思就是,王源很忙。

 

坐在休息室里等待录制的王俊凯翻了翻微信联系人,发现自从上次跟王源分别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虽然翌日便有大量关于他俩的传言在网上疯狂传播,但齐远航告诉他公司会搞定的让他好好休息,他就没有多问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有私下上网翻看过那些言论的。一看就是黑的入眼不入心,倒是粉丝的感想让他觉得有点意思。

 

大部分的粉丝在照片被曝光之后都是炸狗仔炸公司,反对艺人隐私得不到有效保护,担心王俊凯个人安全;另一方面竭力澄清谣言,不过一个早上,带着王俊凯名字的话题就上了两次热搜。

作为偶像,有粉丝这么维护自己感激是必然的,只是王俊凯在屏幕这边看着,觉得网络上的几个词语几行数据是那么的不真实。他甚至觉得那些为他辩护的粉丝,都不过是虚拟的存在。

 

边翻粉丝言论边自己脑补感想。那边粉丝焦头烂额,这边的王俊凯倒是看得兴致勃勃

——对长郡、对齐远航,他有绝对的信心。

 

然而当关于他的言论之中,逐渐出现“凯源”等遥远又熟悉的字眼时,一直快速滑动的屏幕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留在一个九宫格图片的微博上。

 

那是一名自称十年前就喜欢王俊凯的粉丝,当时王源还没有走,他俩关系还非常亲密。两人合唱了相当的曲目,有些被拍成视频发到网上。

 

他记得很早开始,就有过那么一些人在他俩出现的微博下说什么“在一起”“配一脸”之类的话。当时年纪小,并不在意,只是觉得好玩,就会跟王源调侃说:“粉丝都叫我们在一起了,你就是我的人了。”手臂一绕刚好圈住王源的脖子,那孩子就跟着他眯着眼睛傻乐。

 

后来就这么打打闹闹过了几年,那些让他们在一起的声音时隐时现,两人都没有太在意。大概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公司带着小朋友们出去玩,名曰合宿。王俊凯跟王源关系好,自然就住到了一间房。他们平时就有着说不完的话,难得不在家过夜,两人更是兴奋得一点睡意都没有。

 

两人分别躺在床上,王俊凯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看对床的王源。那孩子靠着床头正在玩手机,应该是在跟谁聊天的样子,指尖噼里啪啦地在屏幕上跳跃。房间昏黄的灯光下,王源一直轮廓分明的侧脸显得特别柔和精致,王俊凯一时出了神。

 

他只记得第一次见王源的时候,小家伙还是一头短短的头发,像个小动物一样眼睛大大的特别可爱。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轮廓也逐渐有了些少年的样子,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孩。

 

王源打完一行字锁上屏,转头就看到王俊凯盯着他发呆,觉得好笑,就把手机往对床扔,边扔还边叫他的名字:

“哎王俊凯!你干嘛呢?”

 

手机刚好落在王俊凯身上,厚厚的棉被一缓冲,一点都不痛。王俊凯却说:“喂你扔我干嘛。”王源抖了抖,那时候的王俊凯特别能闹。直觉这人又要发神经了,赶忙躲进被子里说:“我要睡了!你别过来!”

 

王俊凯好笑,从被窝里伸出手摸到王源扔过来的手机,也不过去弄他,就说:“你慌啥啊慌。”恰好这时王源的手机一震,王俊凯下意识瞄了一眼,没看到内容,就叫王源:“王源儿,有消息。”

 

王源伸手说,你扔过来。王俊凯看着他连脸也躲到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头发毛毛躁躁的,觉得可爱,就逗他:“你过来拿啊。”王源咬咬牙,后悔刚刚把手机扔过去了,想了想,还是放弃般掀开被子,朝王俊凯扑了过去,还装作怒吼的声音“嗷”了一声。

 

王俊凯伸手挠他痒痒,两人就闹到一起。好一会儿消停了,才凑到一起去看微信消息。王源打开微信,王俊凯随口道:“这不是陈骁吗。”他俩那会儿的关系真的好到连对方同学都相互认识。

 

王源说,对,他找我谈心呢。

王俊凯懵了一下,啊?谈什么心?

王源瞥了他一眼,他说他女朋友跟他闹呢,正愁着怎么哄。

 

王俊凯如遭雷亟,愣了好几秒,才讷讷开口:“王源儿啊,你们同学都谈恋爱了啊?”

王源一脸不以为意,边打字边回答:“啊,我们班都好几对儿了。你们班就没有?”

王俊凯眨眨眼,他还真没留意过这种事。在他的生活里就是上学、训练和打游戏。这种八卦他向来不感兴趣,他那群损友好像也没有特意提过。

 

啊不对,好像最近一起打球的人是少了几个。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又琢磨出一些蛛丝马迹。不过……

“那你有没有谈恋爱啊?”

 

王源刚发出一条消息,听见王俊凯这么一问,抬头看向他。

那时候王俊凯的脸已经逐渐开始张开,轮廓越发精致,特别是山根到鼻尖的线条形状,让王源觉得惊艳。然而王俊凯还生了一双桃花眼,低垂着睫毛看他的眼神,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任是王源跟他认识了这么久这么熟悉,忽然被他在呼吸可闻的距离地盯着看,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王源咽了咽唾液,不着痕迹地躲了一下,就说:“我有没有你还不清楚吗?”

王俊凯一想,也是,他跟王源几乎天天在一起,连上课都要发微信聊天。要是王源真有女朋友他会不知道吗。这么想着莫名其妙多了分安心。

 

闹了会儿睡意就上来了,王俊凯揉了揉王源的头发,打着哈欠说:“睡吧,明天早起呢。”放下的手非常利索地把王源塞进被窝,自己也钻进去蜷成一团。

 

王俊凯当时已经闭上眼了,不可能知道。

王源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久,直到睡意上涌,才轻手轻脚关上了灯,缩到他身边睡去。

 

第二天王俊凯醒来的时候显然是忘了前一晚上的对话,仍然一如既往地爱黏着王源闹。时隔这么多年,看着当年说着“在一起”的人感慨岁月如梭,他居然就忽然记起来了那一段话。

 

王俊凯歪着脖子看微博,刚好看到一张当时他俩在合宿地拍的合照,两人的脸都有了点现在的样子,眉眼却仍然带着青葱的稚气。

 

这些照片连他都没有保存,这些粉丝倒是有心。他忽然想起,王源好像就是从那一年开始突然飞速成长起来。十四岁的那一年整个人突然就成熟沉稳了许多。在他面前该闹的时候依旧闹,但对待很多事情却有了很明确的想法和观点,也开始会对他说“不”了。

 

他俩最初的矛盾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冒出的苗头。

不想刻意去回忆起一些不好的片段,王俊凯有些烦躁地扔开了手机。

 

自重逢以来,王俊凯一直默默在心里下了个定论,认为王源变了。

他变得不食人间烟火,变得不再生气勃勃。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总是一脸冷静凉薄、气定神闲的男人,似乎做什么都有着十足的把握。眼睛还是那样明亮,却失去了过往那些对未来小心翼翼却迫不及待的希冀。

 

而一旦回想起过往,王俊凯却发现王源的这些变化,其实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有迹可循。这些变化不是突发的、剧烈的,对于王俊凯而言,它们随着时光的推移越发深刻而潜移默化地植根到王源的人格之中,吞噬了王源性格里那些活泼可爱的朝气蓬勃的部分。

 

王俊凯仰头看着天花,脑海中开始回忆当年王源尚且年少的脸庞,似乎也有过跟如今如出一辙的清冷神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样的情景。

 

叹了口气,王俊凯第一次觉得回忆过往是让人这么累的事情。

但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又不是那么轻易能重新拴上的。

 

满脑子都是王源。

 

王俊凯闭眼,这次眼前浮现的,便是昨夜坐在钢琴前安静弹奏的那人了。

一曲终,王源抬头看他时的眼,分明满载着暖意和温柔。王俊凯心头一悸,昨夜那些他曾努力忽略的感受,汹涌地像潮汐般淹没他的心脏。

 

王俊凯睁开眼,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人十四岁时的脸,他终于承认:

原来一整夜的心悸并不是因为辣椒太辣,也不是因为酒太醉人

 

——而是因为你在身边。



TBC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希望这篇文能为在黑色八月感到疲惫的你带来短暂的温柔时光。


(*注:

这段话改编自莎翁名句:

“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一些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也都有上场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


2017/8/22

西路


10-11



评论(18)
热度(193)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