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 07

*终于写到感情线了,求评论求捉虫。

*大家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啦,晚安。



01-02  03  04 05 06



07

 

接下来一周,王俊凯再也没有见过王源。

每天的排练都在修改流程和细节,晚上回到家就是倒头大睡,睡醒了第二天一早继续赶到现场。

 

这是王俊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他必须确定这一场表演零瑕疵零失误。

他这种责任感和紧迫感虽然给心理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但在齐远航看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似乎肩上的压力越大,王俊凯越是兴致勃勃热血沸腾。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坚持这么多年不放弃的原因之一吧。

 

齐远航一进门就看到王俊凯被化妆师追在身后团团转的样子,有些失笑。

于是走上前调侃他:“都多大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坐不住呢。”

 

王俊凯被化妆师逮住,拉着脸闭着眼站在原地僵硬着脖子不敢动。听到齐远航的声音,也没睁眼,就沉默着站在那里抿着唇不说话。

 

齐远航算是看出来了,王俊凯这是在紧张。

 

化妆师终于给他擦掉了鼻尖那点汗渍,放下了手。王俊凯一睁开眼,就看到齐远航站在他面前。“小凯,紧张呢啊?”

 

王俊凯说,没、没啊。身后传来工作人员隐忍的笑声。

眼见面前的大男孩颇有些恼羞成怒的趋势,金牌经纪人眼疾手快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肩,低声安抚道:“不用怕。你看,这么多人陪着你呢,有什么好怕的?”

 

王俊凯转头一看,一屋子的人都是这一周以来陪着他排练吃饭熬夜的工作人员,每个人的名字他都叫得出来。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笑脸,王俊凯突然就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恰逢此时,有人扛着摄像机走进来。齐远航就说,大家围个圈,给小凯打打气吧。

 

这边厢刚喊完口号,那边马上有人捧着鲜花蛋糕走了进来。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对王俊凯粉丝的热情早已见惯不怪。只有齐远航注意到了,今天粉丝的食物应援是不允许进入后台的,新鲜的花篮也全数被他拦在了休息室门外。

 

能把越过他把礼物送到王俊凯眼前的,无非就那么两个人了。

 

王俊凯有些犹豫地看向自己的经纪人,获得一个颔首的默许后,接过了那束白色的玫瑰。娇嫩的乳白色花瓣还沾着水珠,散发着浅淡的香气。一张卡片藏在嫩绿的叶子后,莫名有几分可爱。

 

把花轻轻放到桌上,打开了卡片,上面是手写的四个字

——一切顺利。

 

王俊凯盯着那行字愣了好几秒,又低着头微微笑了起来。

那个微笑的弧度不大,几乎没有人能注意到。

齐远航有些意外,看来那个人在王俊凯心里的分量,比他想象中要重得多。

 

他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不过一起当过几年训练生,料想只是跟高中同学差不多的交情。据他所知这些年两人也没有联系,便猜想王俊凯并不会特别在意。

 

只是刚才那个眼神,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齐远航决定接下来有必要把分析预估王俊凯的心理状态这一课题纳入日程。 

 

作为经纪人,原则上他是决不允许他的艺人在临阵上场前受到外界干扰,就算那个人是他们的投资人也不能例外。

 

但今天……

站在光线昏暗人流吵杂的后台,默默观察着王俊凯顺从地别上接收器,利落戴上耳返的动作,齐远航还是决定先什么都不说。

 

眼见导演最后跟王俊凯交代了几句后,把话筒递给了他。

接过话筒,王俊凯本就明亮的桃花眼,似是又多了几分坚定和勇敢。

 

他握着话筒,手心微微出汗。在倒数声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注视着他的目光,恍惚中似是捕捉到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熟悉又温暖。来不及多想,塞上右边耳返,他被推到舞台上,灯光下。

 

站在舞台中央,银白色的光倾泻而下,他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不是那个黑压压的空旷场馆,也不是那个会吃掉他灵魂的黑洞。而是无数个由他的名字组成的,闪亮的灯海。温柔又浪漫,像是浩瀚宇宙中安然横亘,静默发光的银河,穿过洪荒宇宙终于到达他的眼中。

 

许多年后的采访里,他始终坚定,这是粉丝给他的应援中,最感动最喜欢的一场。

 

音乐奏响,熟悉的前奏在耳蜗盘旋。

就在此刻,王俊凯第一次真真正正,结结实实地拥抱住了属于他的梦想。

 

他坚持了这么些年,走过岁月曲折,趟过漫长星河;

怀抱着梦想,也品尝过绝望,他比谁都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荣耀。

 

而在唱了两首自己的原创歌曲后,王俊凯惊喜地发现台下几乎所有粉丝都会跟着唱。

鼻尖一酸,眼眶便不受控制地湿润起来。他这才知道,原来实现梦想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

间奏的时候,他微微低着头,突然想到

——如果此刻王源就站在他身边,脸上又会带着怎样的表情呢。

 

天知道他有多么渴望能把此刻的快乐跟那个人分享。

 

王俊凯心里迫切地想要告诉王源,告诉他,你走得太早了。

如果你再坚持一会儿,你是不是就可以跟我并肩站到这个舞台,共同分享这份荣耀呢。

 

唱着当年王源离开后写第一首歌曲,歌词早已烂熟于心,脑海中却浮现出那个人留在纸卡上那行苍劲有力的文字。明明只是一句简洁到可以称作平淡的祝福,王俊凯却从干透的钢笔墨渍中读到了专属于王源的温柔。

 

抱着吉他坐在高脚凳上,指尖在琴弦上跃动,他想起那日拉开拉链时的惊喜。

夏威夷相思木的琴身,弦下用花体刻着他的英文名字。

 

相思木的音色,既有桃花心木一样饱满厚实的中频,也带着枫木明亮清脆的高频。 

一把相思木吉他,随着弹奏的年岁渐长,它的声音会逐渐回馈出一种让演奏者惊艳的甜美与饱满。

 

乐器也与人一样,经过岁月的洗礼与沉淀,会染上属于自身独一无二的印记,越发让喜欢他的人爱不释手。

 

不知为何,王俊凯能感受到,王源此刻正在台下,目光柔柔地正落到他的身上。

他一定也在,见证他梦想实现的瞬间。王俊凯是那么毫无理由地笃定着,却在谢幕下场后,得到了让他意外的答案。

 

齐远航听他提起还是楞了一下,最后告诉他,王源今天没有来。

其实无论他来与不来,都是理所当然的事。王俊凯深知这个事实,却仍然感到有些失望。

 

 

王俊凯的首次粉丝见面会暨签约仪式最终得到圆满成功,庆功宴也自然是要办的。下了台后他连妆都没卸,只扯下来耳返,就被拉上了车。

 

到了现场,王俊凯在入口处忙不迭地就被塞了一堆贴着各种标牌的收音进怀里,回头茫然地看了跟在身后的齐远航一眼,才反应过来,这是媒体群访。

 

公司早就跟媒体打过招呼,王俊凯该说不该说的的也都交代过了,群访很顺利地进入了尾声。此时,一个声音却从簇拥在眼前的人群中提出了一个大家想问,但谁都不敢问的问题。话音刚落,方才还争先恐后提问的记者,顿时鸦雀无声。

 

“网上有人挖出你跟小王总王源先生当年合唱过的作品。那么这次你重新出道,王总有没有来捧场呢?”

 

其实这个问题算是擦边球了,并没有提到王源跟长郡的关系,听上去不过是一个记者企图炒情怀的一个提问。但无论如何王源这个名字,的确是长郡不希望在采访中提到的。齐远航本以为长郡跟媒体有足够的默契,这次不会被提到这方面的问题。

 

看着王俊凯在灯光下看似有些困扰的表情,他走过去,准备在这里结束今天的访问。王俊凯这时却突然开口,说:“他今天没有来。”不过一瞬,脸上的困扰被调整成得体的淡然,语气也不卑不亢毫无破绽。

 

齐远航赞许地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抬起手向媒体作了今天做了最后的总结。

 

等媒体都离开后,庆功宴终于开始。虽说是内部晚宴,但现场受邀前来的人每一个都在相应的领域有着一定影响力,这对于王俊凯来说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扩充人脉的机会,齐远航就领着他一圈一圈地给不同的人敬酒打招呼。

 

王俊凯一路绷紧神经,保持着最好的状态去与人委蛇。一个晚上下来,算是把支撑着中国娱乐圈背后的大半个世界简单地领略了一遍。

 

好不容易齐远航终于放他离开,王俊凯微微松了口气,盛了两勺冷掉的炒饭站在一边默默地吃。他今天说的话实在太多了,如果可以,他希望接下来的一周都可以不再开口。

 

这么想着,目光却忍不住一次次投向大门。

王俊凯必须承认,从收到那一束花开始,他整个晚上都在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直到他频繁注目的地方忽然发生一阵短暂的骚动,那个王俊凯在今夜曾无数次于心中描摹的,挺拔精瘦的身影走进了大厅,本来分散在场内各处的众人纷纷闻声看去。

 

王源逆着光的侧脸在空气中切割出一条凌厉优美的线,王俊凯记得,他在不久前才无比接近地欣赏过这一画面。

 

放下手中的盘子,发现自己正站在灯光昏暗的角落,王俊凯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伤感。这里是他的庆功宴,分明他才是主角,王源却站在会场的中央,被不远处的射灯洒了一身亮,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包括王俊凯自己。

 

不多时,会场的气氛回复平静,王源的目光绕着大厅晃了一圈,轻易地捕捉到了躲在角落愣愣地看着自己的王俊凯,不觉有些好笑。正想走过去跟他打个招呼,眼前却被一条雪白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王源低下眼眸,毫不意外地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他笑着接过唐凝递过来的香槟,跟她碰了碰杯,瞥了眼对方暗红色的指尖,柔声道:“好久不见。”

 

唐凝翻了个白眼,逗得王源不禁笑出声,赶紧把人拉到一边——可千万别被人看到唐大小姐这副不知轻重的模样。

 

“你怎么在这儿啊?”话是问唐凝的,目光却落到了唐凝身后不远处一身黑的王俊凯身上。王源皱了皱眉。心想这人是要把自己融到黑暗里吗,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庆功宴啊。

 

 

殊不知王俊凯站在那儿,从王源出现开始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一瞬间的眼神交错,本来已经准备好走过去向王源道谢,却冷不丁杀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快要跟王源平头。一身黑色的礼服,身后露出一片雪白。王俊凯记得刚刚齐远航有跟他提过,那个目光凌厉的女人是盛唐文化大老板唐剑礼的独生女,将来盛唐很有可能就交给她了。

 

王俊凯向来对异性并没有太多兴趣,这么多年以来洁身自好,只与音乐演艺为伍。但这个女人与众不同的犀利,到是让他多看了一眼。

 

等了一晚上的人,就在眼前。

王俊凯攒了挺多话想要跟王源说的,但王源此刻的心思显然在唐凝身上。他站的地方离王源不远不近,能看清他的表情却听不清他说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王源跟唐凝并肩而立的画面,美好得让他不忍走上前。心里口里却有些发苦,他觉得有些难过,但又说不出到底为什么。

 

齐远航晃了一圈,喝了不少,带着一些酒气走到王俊凯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点点头,自顾自道:

“唐凝她爸估计是看上小王总了。”王俊凯不解地看了齐远航一眼,皱着眉又看向王源。“他俩啊迟早的事。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圈子,最讲究门当户对了。就是王源家的老古董未必乐意啊……”齐远航可能真的有点醉了,居然从他口中听到这种花边。

 

王俊凯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就随口回了句:“什么鬼。”便侧了个身不理他。齐远航也没有太在意他突然的冷淡,只是端着酒杯晃了晃,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王源跟唐凝的对话好像终于告一段落,王俊凯却仍旧没有找到间隙过去跟他搭话。因为早在一旁等着的人,一一趁机走向前向王源和唐凝敬酒。

 

这两人都在世家长大,两家都在各自行业举足轻重,这种应酬从小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论起虚与委蛇,王源和唐凝都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王俊凯始终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发现王源所处的世界跟他有着十万八千丈的距离。心里有些不甘,却无法找到这种情绪的源头。思绪像一团乱麻把他本就疲惫的大脑绕得他心烦意乱,下一刻却目睹王源被起哄着走向宴会中央的钢琴。

 

对了,王俊凯这才想起来,王源当年是学钢琴的。

 

曾经单薄的少年如今身长肩宽,代替宽大连帽卫衣,一身妥帖合体的高档西装包裹着仍然劲瘦的身体。坐在钢琴前的王源,浑身被暖色的光线包裹,不真实得像是他的幻觉。

 

王俊凯记不清最后一次看王源弹琴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脑海中少年时的王源却和眼前的王源重叠,让他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王俊凯不自觉走近王源,人们看他过来,纷纷为他让道。最后,他站在离王源一步之遥的地方,被王源发现。那个人看向他,朝他微微一颔首,指尖便落到了黑白琴键上。

 

悠扬的旋律在大厅中响起,原本还在三三两两说话的众人,都不自觉地像被这温柔的琴声安抚一般倏忽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在侧耳倾听,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带来一瞬意犹未尽的安宁。

 

只有王俊凯,他发现有一颗小小的鱼雷顺着王源的琴声,从耳蜗游进他的身体里,最后不知怎地就游到了他的左心房,并防不胜防地嘭一声炸开。

 

他与王源对视,仿佛世界一片宁静,只有自己的心跳正在胸腔内轰然作响,王俊凯甚至害怕王源听到着频率越加仓促的声音。

 

那一瞬间,好像这些年来对王源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终于找到了可以安置的去处。王俊凯敛了神情,带头鼓掌。心中的某一处城墙突然溃不成军。

 

那个人的唇角翘起熟悉的弧度,在这一刻烙印在他的眼里、心里。

以异常霸道蛮横的姿态,猝不及防,滚烫又美丽。


TBC

 

>>>


补充:关于相思木音色介绍一段来自网络,把原文贴在这里:


“相思木的音色不但擁有跟桃花心木一樣的飽滿厚實的中頻


因為密度較大他還擁有楓木明亮清脆的高頻


KOA的音色變化隨著彈奏的年越長久往往讓演奏者有非常驚艷的變化


由於本身密度的關係以及木材含有過多的油脂


一把相思木製作的吉他音色一開始會顯得有點明亮和緊繃


有點比較像是楓木但是彈久了之後


它的聲音會不斷的蔓延開,會往中頻部份延伸回饋出一種豐富、甜美飽滿


以及較多共鳴的音色。


即時在大力彈奏下音色還是保持著非常清脆甜美穩定性”


 

2017/8/21

西路


08-09

评论(14)
热度(211)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