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05



01-02  03  04



05

 

跟齐远航的初次会面过去两个多月,许多准备签约出道的程序也已经走上轨道。王俊凯这几天都躲在房间里对着电脑整理和修改过去创作的音乐,没日没夜的样子,偶尔上门的齐远航看他这样不知是该赞赏还是无奈,只能嘱咐句好好休息记得吃饭,就轻手轻脚关上门离开了。

 

这日又是一个失去时间观念的工作日。王俊凯摘下耳机,看了下屏幕角落的时间,叹了口气:一眨眼就两点半了,真是恨不得每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他从电脑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后伸了个懒腰,走到厨房泡了杯咖啡,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摸出手机一看,被来自几位亲友的祝福和鼓励刷了屏。王俊凯笑起来,群发了一条感谢。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翻开了通讯录并一路下滑,找到了那个头像是一只泰迪犬的微信联系人——这是王源的微信小号。

 

他点开联系人“Roy”,打开对话框后才倏忽记起,除了那次的偶遇吃了顿饭吵了次架,他跟王源真的有好多年没说过话了。微信是那天王俊凯加的王源,在这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再不济无论是王俊凯放在微博简介的联系方式,还是在集团主页上公开的王源办公室的工作邮箱,都是上网一搜就能找到的。

 

但两人却默契地没有再出现过在对方的世界里。

说来滑稽,王俊凯这些年来能了解到王源的唯一途径,居然是各大媒体经济版上有关XX集团的投资项目的报导与分析。那些个专业术语他看不懂,也没兴趣,却仍旧热衷于在字里行间寻找王源的名字。

 

这么些年过去,王源名字前的行政总裁四个字不知何时变成了英文的CEO,在大大小小的新闻里反复出现。但人们提到他时还是习惯称他为“小王总”。

 

作为企业掌舵人,王源并不热衷于接受媒体采访。从他接手掌管公司之后,仅存的两篇对本人的采访也只有刊载在杂志上的文字。这也让王俊凯这些年以来对他的了解几乎全禁锢在了“每分钟几千万上下的财团太子爷”上。

 

事实自然不只是这样的,王俊凯打心里确信,却也没法向谁证明。 

 

身体疲劳得快要透支,脑袋却活跃得不得了。过去那些跟王源共同度过的时光被浓缩成许许多多零碎的片段,与这些年独自一人咬牙走过的日子胡乱地纠缠,快速地在王俊凯脑海里闪过。犹豫许久,他终于放下马克杯坐到餐桌前,开始认真组织起语言。重复了几次打了一段字又删掉的过程,最后还是放弃般地锁上了手机屏幕,靠着椅背开始放空。

 

不远处挂着的蓝底窗帘上零零碎碎镶嵌着星星图案,他突然记起小的时候王源也有一件蓝底星星图案的牛仔外套,好像是粉丝送的。那时候小孩好像才十三四岁,走路总是蹦蹦跳跳的,衣领前晃着的白色帽绳和头顶上那一撮总是不安分的头发就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一跳一跳的。王源的皮肤一直白,眼睛也总是亮亮的。那会儿就跟个小兔子一样,总是围在王俊凯身边转来转去,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那时候的王源可爱得紧。

 

脑海中浮现出那年王源捧着盒装牛奶咬着吸管看他的模样,王俊凯忍不住笑出声。下一秒却又突然难过了起来。

 

王源是从小陪他一起追梦的人,从他俩都还是小不点开始,只有他一直在他身边。他们唱过同一首歌,跳过同一支舞;一起在练声房破过音,也一起在压腿时掉过泪。他们互相分享过一样的梦,只对对方坦诚过彼此少年时的酸甜苦辣。

 

然而王源却在六年前先他一步放弃,在通往二十岁的路口前与他分道扬镳。他那时候甚至没有去问王源为什么,只是一边很潇洒地说着尊重王源的选择,一边又瞒着王源躲在安检口外目送他瘦削的背影走向飞往异国的飞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恨过当年抛下他逃到美国的王源。然而每每想起自己听完王源的话后,故作镇定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活该。

 

二十岁时的他,始终无法向王源坦诚自己的喜欢和不舍。

 

那段独一无二的光景被时间用刻刀在两人的生命中镌刻下无法磨灭的印记,就像一道结了痂的伤疤,年岁见长却无法愈合。偶尔想起来时,只感觉微痒难耐,却不敢用力去抓。生怕抓出了血抓疼了心,又要重新花上大段的时间去给它愈合的空间。

 

想到这王俊凯不禁苦笑,对于自己来说是无法磨灭的记忆,是难以愈合的伤疤。那对于那个看上去毫不在乎,能说走就走的人来说呢?

 

越想越难过,到底是不愿意承认对自己没有自信。

 

踌躇半晌,王俊凯咬咬牙,还是发了条简单的消息,告知王源自己要跟长郡签约重新出道的事情。

 

毕竟他是王源呐。

 

让王俊凯意外的是,他几乎马上就收到了王源的回复。

简单的只言片语,却让王俊凯有些惊喜。忍不住又回了句:“这么晚了还不睡?”

 

像很多年前监督他早睡早起的哥哥一样,王源盯着短短的几个字几乎能想象出王俊凯说这句话的语气,亲昵又霸道。

正准备回复,对方却突然撤回了这条消息。

 

王源抿起嘴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最终放下手机,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工作上。

 

他这么晚还不睡当然是因为忙了。

 

翻阅着面前大堆文件,王源久违地感到疲惫。一眨眼就过去这么多年,他从最初凭借父亲的名字在商场崭露头角的太子爷成长为真正带领公司走向行业顶峰的一把手。

 

王源早就习惯了这样高强度又无趣的工作。或许是性格的缘故,王源适应力一直非常好,再难过的环境他都能自己从中找到乐子。继承公司是他的命,既然无法拒绝,那不如学会去适应这个过程和感受收获成果后的快感。

 

因此,王源可以说是享受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的。

 

况且,他有需要凭借自己这些名头和人脉才能做到的事情。如今一切开始走上轨道,王源不得不更谨慎地去走接下来的每一步,决不可以被有心人抓到把柄。

 

然而昨天来自美国的一通电话,又把王源逼到了一个境地。

他现在可以说是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努力了。

 

现在长郡已经开始为王俊凯年底的出道作前期准备,无论是在公司主页投放王俊凯的相关视频和作品,还是发通稿为王俊凯过去被无故贴上的罪名澄清,该做的事情一个不落。

 

正如王源所说,王俊凯从来不缺天赋和实力。加上长郡齐远航的名气,这一系列的动作分明就在像大众宣告王俊凯即将回归。随着他在网络上的普及度越来越高,作品也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粉丝数量也逐渐开始大规模增长。

 

不过短短两个月,王俊凯的名字多次在微博热搜上出现。关于他的人气最直观可见也最让齐远航感到惊喜的,是王俊凯上周从重庆回北京的航班上,开始出现了跟机的粉丝以及向王俊凯要求to签的新个站。

 

在机场被人群簇拥,不远处还有长焦镜头正瞄准着人群中心的王俊凯咔嚓咔嚓地连拍。从未收到过这等待遇的他,虽然感到惊喜,但更多的仍然是对公司和对齐远航的感谢。

 

王俊凯终于相信,现在的自己没有需要自卑的理由。

 

过去这几年里出道的艺人,甚少像王俊凯一样以这种形式为踏入娱乐圈预热的。而且在网络上爆红得太快,长郡的手段让媒体在短时间内把焦点全然集中到王俊凯身上,让他成为了这几年里娱乐圈里难得爆炸的话题。

 

正是因为王俊凯的突然爆红,许多对手公司开始暗中调查他的底细。这一查,便很轻易查到王源身上了。

 

他俩小时候一起当过练习生本不是新闻。王源十九岁时仍未以歌手身份成名,选择退出娱乐圈出国学习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耐人寻味的,是王源跟长郡大老板刘志宏的关系。

 

两人都是大公司的高层,但王氏是房地产大鳄,长郡是娱乐公司,除了一些社交场合必要的客套,王源跟刘志宏应该没什么交流才是。不去调查的话,可能谁也不会发现,这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人,实则私交甚笃。

 

这么一联系,有人就觉得为王俊凯的突然爆红找到了理由

——一定是王源为实现旧友梦想不惜砸重金为王俊凯重新出道铺平道路。

 

这个消息在网络上某个贴吧的角落最先被爆出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开始跟帖。又有人翻到他们练习生时记录下的合唱和照片,一些自称当年曾经萌过这对cp的网友开始真情实感做起了所谓“王炸”cp的科普。

 

事情在网络上逐渐发酵,影响不小。由是长郡的公关做得及时,快速把所有舆论和风向重新引导,这样的新闻涉及到王氏的形象,很轻易就传到公司董事长——王源父亲的耳中。

 

 

电话打进来的时候,王源刚好结束一个视频会议。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秘书杨姗姗随意敲了下门就闯了进门,一边叫着“老板”一边一脸紧张地看着王源。

 

看着自己一向大气淡定的秘书略带慌张,王源下意识挑起了眉,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总……我是说,董事长的电话……”

“哦,那接进来就好啊,你慌什么慌啊。”王源松了一口气,准备拿起座机上的话筒。

 

杨姗姗按住他的手,小声道:“听董事长的语气好像挺生气的。估计是因为那件事……”

 

王源沉默着点点头,挥手让她出去。看着门关上后,拿起了话筒。

 

“爸……”

“别叫我爸,小兔崽子!我给你打下的江山不是给你底气去养哪些上不了台面的戏子!”

“您明知道他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戏子。”

“你还不打算否认了是吧?”

 

王源闻言只感到太阳穴突突发疼,也怪自己没有顾虑周全,还是让有心人找到了破绽。暗暗叹了口气,有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能力成为王俊凯的后盾。

 

但现在眼前有个更急切的麻烦需要他去解决。

咬了咬牙,王源把早就打好的腹稿一字一句念出来。

 

“爸,我向您保证这次的投资绝对低投入高回报,也算是我们在娱乐业的试水。如果这次败了也就证明我真的不适合这一行。而且到目前为止,我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绝没有动过您的一分一毫……您就让我试试吧。”

 

说到最后,语气都带了点央求般的委屈。王跃林心里一软,差点就松了口。

 

他教育儿子虽然一向严格,但也不过是个普通父亲。想想自己辛苦半辈子,还不是为了王源这个臭小子能安稳地过日子又不至于被欺负。

孩子自从在美国毕业回国之后,就开始接手公司事务,年纪轻轻混到现在这个社会地位有多不容易,作为父亲比谁都清楚。

 

王源这个骄傲倔强的性格一大半都是遗传了他的,父子俩向来崇尚以理服人。而且王源自成人后,就再也没有向父亲提过什么要求,更别说撒娇了。时隔多年儿子第一次向他提要求,还难得地打出感情牌……

 

“真的不是因为王俊凯?”沉默半晌,王源终于从父亲嘴里听出一丝动摇,于是乘胜追击。

 

“当然不是!志宏当初跟我说有这么个人的时候我想都没想过居然会是他,我还以为他都已经放弃了呢。”

开玩笑,要撬开他老爸金口可不容易,这个机会必须抓住。为了说服王跃林,王源只管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事实到底如何,他爸自然不得而知——当然了,他也没打算让他知道。

 

好说歹说,王源终究是把远在美国的老爸安抚下来,放弃了要亲自飞回北京训话的念头。王跃林虽然答应了让王源投资,但也提出了相应的条件。王源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咬着牙答应。

 

他理解他爸并不是在为难他。作为一个商人,他们必须为了自身的利益去进行投资,得不到回报的项目就需要放弃。这次也一样,王跃林与他做了个赌约

——假如王源投到王俊凯身上的资源在两年内得不到有效的回馈,就算王源输。届时王源必须放弃一切涉足娱乐事业的想法,王俊凯的事情也从此与他无关。

 

想起这个赌约,王源揉着太阳穴,心里无比烦躁。

 

王俊凯对于他来说本来就是一场不求回报的投资,嘴上说着他绝对能大卖,心里也没有太计较过。但如今这些投资都被具体化到数字,王源作为商人他必须开始去计算回报率了。

 

下意识瞥了一眼桌面上黑屏的手机,王源摇摇头笑了笑。

 

王俊凯啊王俊凯,你这次也不要让我失望啊。




2018/8/18

西路


06


评论(10)
热度(201)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