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 04

* 今天更的有点少,晚安。



01-02  03


04

 

两周后的一个中午,王俊凯拉着行李箱从机场走出来,在出口处晃了圈很快就找到了专门来接他的SUV。他有些紧张地走向那台银灰色的车,还没伸出手,车门就从里面被拉开。很轻易地,他认出了面前这个穿着衬衫西裤的男人,正是那位能力手腕极强的著名经纪人——齐远航。

 

这不是王俊凯第一次见到齐远航本人。

大概在三四年前,他在上某一档娱乐节目当壁花嘉宾的时候,有一期特邀嘉宾郁风正是齐远航带的艺人之一。他那时看着演播厅里粉丝手中写着郁风名字的灯牌和各种各样设计可爱的手幅,还有后台里被应援食物堆满的休息室,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那个站在主持人身旁被众星捧月的孩子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眼里嘴角都闪着得意又幸福的光。录制前,王俊凯坐在演播室的角落,第一次见到了齐远航。那个大名鼎鼎的经纪人正耐心地给他的艺人讲授着些什么,被称为名嘴的主持人站在两人身侧偶尔调侃。王俊凯微微眯起眼,只觉得聚光灯下的三个人,是那么遥不可及,无法触碰。

 

而今天,他竟站在那个他曾觉得遥不可及的齐远航面前,拘谨地点点头,说:“你好,我是王俊凯。”

 

坐在车厢里的人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两秒。

王俊凯今日一早从重庆飞到北京,随意带了个棒球帽,脸上有些疲惫,略带浮肿的眼皮显示了他正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毛躁的发尖在额前调皮地翘起,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板鞋,说不出的少年气。

 

齐远航微微一笑,心下甚觉满意。

于是伸出手向王俊凯道:“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北京的交通一向繁忙,坐在缓慢移动的汽车里,王俊凯不可避免地紧张。齐远航自然是能感觉到的。一路上他并没有提一句关于签约的事,只是轻松地跟王俊凯聊起了家常。

 

“这个时间刚好去吃个午饭,有什么想吃的?”语气轻松又距离适当,就像大学社团里的学长一样。王俊凯说:“我都可以。”

 

“你现在可以说随便,但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能成为一个好恶分明的人。”

 

王俊凯闻言一愣,听出了齐远航话中有话,下意识咬着下唇以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并低声应了一句:“我明白了。”

 

到餐厅落座后,对方把菜单递给王俊凯,没多说什么,王俊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问过齐远航的口味,王俊凯喊来服务员,自作主张地点了菜。完成一系列动作后,他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齐远航,对方脸上仍是那副淡淡笑着的表情,朝他点点头。

 

一顿饭下来,王俊凯和齐远航对对方算是有了基本认识。按齐远航的话,等今年年底合约期一满,王俊凯就可以直接跟长郡签约,以长郡艺人的身份开始演艺活动。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但王俊凯要做的事也不少。

 

听着齐远航逻辑清晰地交代着要他完成的任务,王俊凯掏出手机一一记下,忽略了身后卡座里的客人离开时,齐远航稍微伸长了脖子张望的动作。

 

交代得差不多,两人喝着茶开始聊起其他事来。

 

齐远航放下茶杯,语调平缓:“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王俊凯眸光一闪:“所以齐先生将会成为我的经纪人,对吗?”

齐远航点点头,毫不含糊:“对。”

 

“那到底是什么让您选上我?”

这个问题从收到邮件开始,便一直在王俊凯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好不容易见面了,又总是找不到时机开口。终于有了机会,这句话甚至没在舌尖打个转,就这么被他抛了出来,命中目标。

 

齐远航接下这颗意料之中的直球,一直清淡的笑容里带上几许讳莫如深。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身体紧靠椅背,目光在王俊凯身后扫了眼,过了半晌才开口,好像组织很很久的语言。

 

他说:“想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以你的年纪,要重新出道可以说比新人小鲜肉更难。何况以你本人在网上的风评,再次踏足娱乐圈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哪怕名声不响,有些标签贴上了就是贴上了,大众不会刻意去了解你到底是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只认为你就是标签上说的样子。”

 

王俊凯放在桌面的双手十指交缠,关节处用力得有些发白,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齐远航见他不说话,赞赏般地轻轻颔首,接着道:

“但是我不是普通人,不会被台面上的许多假象蒙蔽。我的职业要求我必须有发现事实和本质的能力,而我也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有自信。在联系你之前,我重新把你所有的作品都过了一遍,再次让我确信,你身上值得发掘的地方太多了,我很荣幸能成为那个‘捡漏’的人。”

 

对面的青年放松了手掌的力道,肩膀微微颤抖,眼中不自觉变得闪亮。齐远航又说:“我想看到的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你的外形条件和资质都很优秀,加上你这些年来的韬光养晦,现在的你有足够的能力和底气能站在娱乐圈与群雄一较高下。”

 

身体微微前倾,齐远航定定看着王俊凯,目光像利剑一样几乎把他穿透。他沉声道:“王俊凯,你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自卑的理由。”

 

王俊凯被他一席话说得浑身颤抖,双眼与齐远航对视,看到的是求贤若渴的真诚和笃定的信任。他已经多久没有被认同过,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些让他确信自己能力的话语。

 

坠落到谷底的灰暗人生好像重新被阳光眷顾,黑暗的角落再次焕发出蓬勃的生气。

 

泪水毫无预兆地从眼眶溢出,滚烫地落到自己的手臂上。他这才回过神来,一只手掌捂着脸,拼了命抑制的呜咽声从喉间溢出。任是齐远航阅人无数,看到眼前的大男孩这副样子,仍是感到于心不忍。

 

幸好是那个人找的是他,也幸好王俊凯坚持了这么多年。从今开始,他终于踏上了前往梦想的康庄大道,而不再是那个踽踽前行却永远到不了远方的孤独少年。

 

待王俊凯情绪平复下来,齐远航把他带到临时住处,安顿好之后再交代了几句便准备离开。

王俊凯站在门前叫住他,说话还带着些鼻音,有些闷闷地道:

“航哥,谢谢你。”

 

齐远航看了他一会儿,脸上又挂上那副清清淡淡的笑容,让人安心。

他说:“今天开始多多指教。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真正该感谢的人不只是我。”

 

王俊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也回了一句:“今天开始麻烦您了。”

 

齐远航笑了笑,抬起手有些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王俊凯目送那个背影走进电梯间,关上门后重重舒了一口气。追逐梦想的压力重新背负在他并不厚实的肩膀上,但他此刻感觉到的却是从未有过的畅快。

 

另一边厢,刘志宏安静地听完齐远航的反馈,道了声:“那么今天开始就辛苦你了。”便挂掉了电话。

 

他重新拨通另一个电话号码,响了一声马上被挂断。猜测对方应该正在忙,于是发了条微信:“晚上九点,老地方见。”

 

>>> 

 

“你就坐他后面他都没有发现你?”刘志宏的语气带着些诧异。王源闻言瞥了他一眼,注意力回到平放在膝上的笔记本屏幕:“你又不是没坐过卡座,后脑勺长眼也透视不到椅背后坐着谁吧。”

 

“那么说你全都听到了?亏我还特地推了个应酬约你出来。”

听着好友夸张的抱怨,王源忍俊不禁:“我下午不是有个很重要的会吗,你打给我我也没接啊。听到齐远航确定要签他我就走了。”

 

刘志宏依旧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用眼睛斜睨着他。王源见状终于笑了出来:“行了你也别装可怜了,说得好像你很稀罕那些个应酬一样。今晚我请,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多亏了你。”

 

刘志宏闻言马上喊来服务生开了一瓶红酒,王源笑着摇摇头:“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你。”

 

“看过你穿开裆裤的我哪敢说自己是外人呐。”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刘志宏神情略带得意。王源哭笑不得,随手抓起几张餐巾纸揉成团一个个扔了过去:“谁让你翻我相册了啊?啊?让你翻了吗我?”

 

两人闹了一会儿,王源也没有心思继续工作了,就合上笔记本,接过了刘志宏递过来的酒杯。

 

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就着红酒氤氲的香气,王源喝的不多却总觉得有点微醺。刘志宏见他心情不错,便大着胆子凑上去拍了下王源的膝盖,看他把脸转过来,便问道:

“哎说真的,你这么‘黑箱操作’不怕王俊凯知道了恨你一辈子啊?他可是个眼里揉不得一颗沙子的性格。”

 

王源闻言后飘过来的眼神没有焦点,在刘志宏面前的空气里打了个转,最终落到手中的酒杯上。他微微翘起一遍嘴角,扯出一个不甚真实的笑,低声道:

“他都已经恨我这么多年了,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志宏楞了一下,说王源你是不是醉了。

下一秒那人的目光又突然清明起来,好像方才的失神只是他的错觉。

 

“实力和天赋他从来都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运气。”这句话王源已经说过不止一次,刘志宏有些放弃般重新靠向椅背。而下一秒,王源的下一句话,却是斩钉截铁的掷地有声。

 

他的语气笃定,让人毋庸置疑。

刘志宏闻言忍不住笑了。面前这个目光坚定,充满自信和魄力的男人,在生意场上有着绝对的手腕,相比提起王俊凯时讳莫如深的模样,这才是真正的王源吧。

 

毕竟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而我,将会成为他的运气。”

 

王源是那么坚信着,只有自己才能成为王俊凯的运气。

 

如今的王源早已不再是王俊凯的软肋。他将凭借自己,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成为他的铠甲,他的利剑

——为他遮挡所有暗箭和伤害,为他开辟全新的明亮的未来。

 

  

2017/8/18

by西路


05 ←

评论(20)
热度(273)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