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03

* 今天更新晚了抱歉。



01-02


03

 

十几岁的小孩在KTV聚会,多数喜欢唱些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大家都会唱的歌马上就会变成大合唱。

 

王俊凯咬着吸管坐在一角,听着第三首合唱,心里有些烦躁。

他喜欢唱歌,但他只喜欢自己唱。他觉得那些被唱烂了的歌曲没意思,但又不好意思去点一些他喜欢的冷门歌。于是心里边唾弃着那边的口水歌,边谴责着脸皮薄的自己,在没有人在意的角落自我拉扯。

 

当第四首合唱渐入高潮,王俊凯终于坐不住,腾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可是出来了又能去哪呢。小孩气鼓鼓地在走廊溜达,整个空间被极不和谐的旋律充斥,各种声调拍子纷纷扰扰地灌进耳蜗。更烦躁了。

 

刚迈开腿准备从来时的路往回走,一阵清亮的童音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抓住了王俊凯的注意力,让他无意识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隔音不好的门板让他很快就找到声音的源头。当然是不敢贸然闯进别人的房间的,只好躲在门外隔着一线十公分左右宽的玻璃偷偷往里看。

 

房间里面几乎都是大人,唯一的小孩站在电视机前拿着麦克风,头发剪得特别短,毛毛躁躁地竖着。K房里明灭的灯光落下,那孩子的眼又圆又亮,正放声唱着一首王俊凯也相当熟悉的歌。

 

小孩子的童声奶声奶气的,穿透力特别强,音准也都很不错,高音部分听在王俊凯耳里引起一阵惊颤。

 

不知不觉站在房间门口听完了整首歌曲,房间里的大人纷纷鼓掌起哄,大概是在称赞小孩唱得不错吧。王俊凯有些怔楞地立在原地,第一次有了想跟一个人合唱的冲动。

 

还没回过神来,房门被打开,刚才抱着麦克风唱歌的孩子被牵着走出来。跃动着光彩的眼睛从玻璃门后消失了一瞬,下一秒出现在了王俊凯面前。

 

那小孩一出门撞上不认识的人,脸上显然一副错愕的表情。王俊凯定了定神,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向腼腆怕生的他第一次主动伸出了手,握住了王源的手腕,不管不顾,急切道:

“你,要跟我一起唱歌吗?”

 

>>> 

 

王源把面包放到王俊凯面前时,王俊凯正托着一边脸在愣神。他想,估计是宿醉的缘故吧,王俊凯无论何时何地,都很少会有走神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坚定又清晰。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王俊凯回过神来,就见王源正坐在他对面一手捧着面包在认真地啃,一手熟练地在ipad上滑动,双眼盯着屏幕,聚精会神——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状态。

 

跟他脑海中那个顶着毛茸茸的发型,甜甜地唱着歌的小孩分明就不是同一个人。

 

于是他就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

 

王源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问得疑惑,只是顿了顿动作,头也没抬,道:“你最近过得很不好?”

 

昨日重逢之后的种种,让王俊凯越发看不惯他在自己面前满身盔甲的样子,好像他会吃人一样。明明是他提议的吃饭,明明他就坐在自己身旁,却总是一副冷清薄凉的模样,自己还没说话就被他推得远远的,根本不给王俊凯任何机会靠近。

 

不知道他对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

 

几乎无暇去思考,王俊凯的怒气就被这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语点燃。从前他跟王源闹矛盾几乎不会吵架,吵不起来。那人总是让着他,他要闹就让他闹,等他冷静下来了,又乖乖地蹭到让身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王源在他面前曾经那么柔顺乖巧,如今却像是浑身长满了冰冷的刺一般拒他于千里。有了这层认知,脱口而出的话便不再经过思考,心里怎么想王俊凯便怎么说。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让王俊凯开始口不择言。

 

 

反正他有他的盔甲,又怎会害怕被我刺伤。

 

 

“我过得好不好跟你有关系吗?”他冷笑一声,王源听在耳里,却只是停下了手指滑动的动作。王俊凯越看越气,出口的话语调平静,内容却越发尖酸刻薄:

“是,我现在没人气没资源,连出唱片的钱都没有。不像王总,每分钟几千万上下,天之骄子,人心所向。是我当年傻,还信誓旦旦说要一起红他个天翻地覆,哪知道有的人只是看着当艺人好玩,玩过了玩腻味了说走就走,根本不把别人的梦想放在眼里。”

 

王源安静地听完他说的话,终于抬起了头,眼里依旧是毫无波澜,只有嘴角堪堪抿成一条直线。

 

“看着现在的我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可笑?啊?”

王俊凯扯了扯嘴角,满心满眼都是苦涩。

 

我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开始有点后悔了。

 

而王源却仍旧只是定定地坐着看着他,沉默两秒后,才开了口:“你快把面包吃了,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

 

王俊凯终于语塞。原本是冲着那人去的尖利话语,那些利剑和刀锋,居然毫无保留地,一刀刀只扎到了自己的心上。

 

看吧,他根本不在乎。

不,也许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那些少年时信誓旦旦的诺言,乘着如风的梦想,越过海洋翻过高山,吹过他们十几岁的时光,却戛然而止在十几岁的最后一年。

 

这一刻,直面着王源平静的目光,王俊凯终于愿意承认,他已经不一样。

眼前这个表情稀缺,吝啬言语的男人,不是他的王源。王源已经不是那个嘻嘻哈哈陪他笑看他闹的小朋友了。对于王俊凯来说,他只是一个跟王源有着相同名字相同相貌的陌生人。

 

现实的沉重终于将王俊凯最后一道薄弱的防线压垮,他压抑着颤抖的双肩,手掌“啪”地重重拍在桌面,愤怒的目光在王源脸上划过,拽起放在身边的背包站起来,一转身走到玄关,胡乱地踩上门前的运动鞋,甩着鞋带,头也不回地“砰”一声摔上了门。

 

 

快步走在北京盛夏的街头,毒辣的阳光把他的皮肤刺得微痛。王俊凯觉得今天太热了,热得让他喘不过气,无论怎样用力地呼吸,总有一团烈火哽在咽喉,让空气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又或者说,他早就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怒的毛头小子了。

 

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所有事情,一次次地在把他的底线狠了命似的往下踩。

 

第一次发原创歌曲,被乐评人怒批商业产物毫无诚意,不知哪里来的营销号带领着根本不认识他的网民把他的心血用污言秽语抹了个漆黑。他说没关系,是我的实力不够,有人黑至少代表他们愿意去尝试接受我。那我就更努力,去做出让他们心悦诚服的作品。

 

后来第一次登台,表演效果比预期中出色,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得到认可。回头一看却发现当时破过他脏水的那群人又拿起了武器整装待发,盯着他的每一个细节,一旦发现有所瑕疵,便往死里骂。

 

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息,甚嚣尘上的编造黑料,公司公关能力不足,导致王俊凯进入了全网黑的时代。打开网络,所有有关他的内容都不堪入目。

 

一开始还会躲在被窝里委屈地哭,弱小如他面对整个网络的攻击根本无法反击;渐渐地便看淡了,甚至不再更新微博。

 

他不是没跟公司提过解约的事,但公司不同意,认为他小题大做。

 

约了三个月才终于见上一面的老板匆匆在训练室露了一面,丢下句“担得起多大名气就承受得起多大委屈”。王俊凯闻言连反驳的话都懒得说,谁让他只是一个小公司里的十八线艺人,连公司都不看重,又怎有机会得到媒体的青睐。而且他也没有能力去支付高额的解约费用。于是韬光养晦,自己找老师学舞,摸索着学习音乐和表演。

 

二十岁以前,王源还在的时候,他还有个支柱去说服自己为了梦想坚持下去。

二十岁之后,王源离开了,王俊凯追梦路上的最后一个念想也被生生剥夺。

再也没有了,他想,那些光辉璀璨的梦想,就让他止步在二十岁的时光。

 

连梦想都已经暗淡的少年,早就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为任何事情感到失望和颓唐。然而王源再次出现,并且毫无自觉地,横蛮无理地,狠狠地挑战了王俊凯的底线。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那个曾跟他一起小心翼翼攒着同一个梦想的人,亲手把他们曾经无比珍视的宝物,狠狠地在他的面前砸了个粉碎。

 

王俊凯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压抑的抽噎声和着告别少年时代的眼泪离开他的身体。空气里弥漫着陈旧的气味。

 

没有同伴,失去梦想。

二十六岁,王俊凯终于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 

 

背着行李踏上回重庆的飞机,王俊凯从机舱向外眺望。

 

正值炎夏的北京,依旧被雾霾笼罩。天色有点灰蒙蒙的,与山城的的空气截然不同。

 

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

果然这个城市不适合我,王俊凯想。

 

随着飞机离地起飞,他在心里对这个城市,对那个早已离开重庆扎根在北京的,不再属于他的少年,默默作了一次道别。看着越来越小的停机坪和跑道,王俊凯忽然感觉道自己的青春,也终于渐行渐远,最终从他的视野中缓缓消失。

 

王俊凯回到重庆后休整了一周,已经开始在准备与公司合约期满之后的求职事宜。虽然没有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但这么多年的训练让他在音乐和舞蹈方面有所建树,也为他以后的生活提供了一定保障。

 

这日中午,王俊凯难得地睡了个懒觉。

 

醒来之后下意识摸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到了中午。往常这个时间,他一般是在舞室练舞的。果然放弃了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懒散了。

 

就好像一直背负了许久的重物,有朝一日突然卸下,才发现浑身轻松得不习惯。王俊凯揉揉眼睛,自己也说不上这算不算是好的体验。

 

起来之后随便洗漱了一下,往锅里添了水放到炉子上热着。等待水开的时间,习惯性地打开电脑查阅邮件。他的收件箱里大多是广告邮件和公司通告,偶尔也会有些编曲的工作找上门。

 

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收件箱里有两封来自同一陌生联系人的邮件,点开后一看,居然来自著名娱乐公司长郡旗下的专属经纪人齐远航。

 

仔细看了一下,大概内容是该公司得知王俊凯与现公司的合约即将期满,有意向与王俊凯协商签约事宜。并表示对他的音乐很感兴趣,希望能当面详谈。大概是一上午没收到答复,于是发了第二封请他收到邮件后与本人联系。

 

读完邮件后,王俊凯有些茫然,不自觉陷入了思考。

放在炉子上的水正汩汩沸腾,他却毫无察觉。

 

齐远航这个名字,在娱乐圈可以说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作为经纪人,他捧红了好几个如今事业如日中天的艺人。齐远航培养的艺人,风评都不会太差,而且有长郡这么个大公司作担保,各种资源可以说是唾手可得。

 

手指抵着下唇,王俊凯微微皱起眉盯着屏幕出神。对于所有在十八线挣扎的艺人来说,能得到长郡齐远航的垂青,这种惊喜跟天上掉下馅饼无异。任谁收到这封邮件,都应该是毫不犹豫马上回复的才算正常。

 

王俊凯这么想着, 又有点头痛。

 

他坚持了十年的那个梦,不久前分明已经在一千四百公里外的北京被狠狠摔碎,连把碎片扫扫带回家留点纪念的念头都没有。这次从北京回来,他本就抱着不再回头的决绝。

 

王俊凯从小就是个挺洒脱的人,有些东西明知是得不到的不属于自己的,他也从不强求。

 

就像小时候非常想要的遥控车,妈妈说太贵了,他就点点头说那不买了;

还有王源,当年他说他不能再跟他一起唱歌了,王俊凯也没说什么,就这么沉默着放他从自己身边飞走。

 

再者,以他现在的年纪想重新踏足娱乐圈,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年轻的脸庞和血液太多,他们每一个都比二十六岁的王俊凯要有朝气有希望,他甚至有点想不通长郡为什么会找上门来。

 

说到底,这些年的打击已经让王俊凯对自己彻底失去了信心。

 

炉子上的水快要烧干了,王俊凯才反应过来匆匆跑过去关了火。

心不在焉,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烧水是为了煮面。

 

重新回到电脑前坐下,屏幕右下角弹出一条新闻,标题赫然是长郡旗下当红歌手演唱会的实时消息。

 

王俊凯想象了一下把那个遍布大街小巷的名字换成自己的,早已凉透的血液竟隐隐有些发烫。

 

我还在犹豫些什么?

 

颤抖着手腕点开了“回复”一栏,键盘啪啪作响。

王俊凯决定,重新写一遍属于自己的故事

——从头开始。


2017/8/17

西路


04 ←

评论(7)
热度(234)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