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有愧 01-02

* 长篇/架空

* 想写一个爱情故事

 

 

01

 

 

王俊凯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天花上吊着的大灯,简洁又时尚的设计,果然是王源喜欢的风格。

 

——王源?

 

王俊凯陡然睁大眼,宿醉让他头痛欲裂,但意识却无比清醒。昨日的记忆缓慢回笼,提醒他此刻正身处在王源家中。他有些泄气地躺平,心想,按剧情我不该是喝断片了吗,怎么有些画面却依旧那么清晰呢。

 

王俊凯曾经在脑海里无数次地演练过与王源重逢的场景,连台词都烂熟于心。他以为自己早已胸有成竹,无论是在演出后台还是商业活动,只要再次遇到王源,自己必定有足够的定力和气场能把那些毫不在乎和“我过得很好”演得毫无破绽。

 

毕竟重逢是个多么浪漫的词语,可不能让它有所瑕疵了。

而现实却一点都不浪漫。不浪漫到他们的重逢居然只是在路边的一个便利店。

 

这日舞蹈课之后,王俊凯走进教室楼下的便利店随手买了两个面包当晚饭。付账的时候,从旁边的柜台传来的嗓音一阵熟悉,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转头。这一看,他便愣住了,收银员喊了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匆匆付了账,注意力却无法控制地朝那人的方向飘去。

 

那个站得笔直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黑亮的皮鞋低调地反着光。只见他提了瓶矿泉水放在收银台,面无表情地翻找着西装口袋和裤兜,好一阵终于是放弃一般,低声向店员道:“不好意思,没带钱包。我去车上拿一下,马上回来。”店员可能是急着交班,表情带着几分不耐,却也只能点点头。

 

王俊凯长腿一跨,手中的交通卡一扬,说:“我付吧。”店员瞥了一眼准备走出店门的人,见对方点点头,才啪啪地操作了几下收银机。王俊凯伸手把交通卡往感应器上一靠,“滴”,付款成功。

 

“谢谢啊。”王源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水瓶。

 

他点点头,然后跟着王源走出店门,之后一台白色的奔驰c200停在路旁,阳光下白得有点扎眼,却跟那人身上的黑色西装毫不般配。

 

王俊凯默不作声看着王源熟练地打开车前盖,拧开水箱往里面灌水。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王源用剩下的一点净水在路边洗了手,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这才转过头来看王俊凯。

 

目光相触后的沉默让王俊凯觉得尴尬,他抬起手用食指蹭了蹭鼻尖,努力扯开一个柔软的微笑:“好久不见。”

 

王源闻言,视线终于聚了焦。眼前身穿T恤短裤运动鞋的大男生,背着背包,手里提着塑料袋,在夕阳的光线下歪着头朝他笑。

 

跟很多年前两人练习结束之后,王俊凯给他递过来一根雪糕时的笑容如出一辙。

 

但到底是不一样的。

 

王源也朝他弯了弯嘴角,想了想,提议:“晚上有事吗?一起吃个饭?”

王俊凯咬了下唇,还是那个笑容,说:“好啊。”

 

后来他们去了一家川菜馆。看着饭桌中央的红油火锅咕噜咕噜地冒着烟,王源说:“不好意思,忘记你要唱歌了。”态度疏离又礼貌。

 

但王俊凯还是有一点点高兴的,明知道他要唱歌,却还是带他来吃火锅。他把这理解为王源的一点小任性。

 

“没事,我也很久没吃火锅了。”他笑,边说边把手边的肉拨进锅里,筷子在通红的汤汁中搅动。

 

“你怎么来北京了?”王源喝了一口水,翘着腿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地看着在锅里捞肉捞得起劲的王俊凯。

“过来上舞蹈课啊。”捞起几个肉丸放进王源碗里,王俊凯连看都没有看他,一切自然得好像他们昨天才一起吃过晚饭。“不过迟早还是要过来的。最近待在重庆的时间都很少了。”

 

王源点点头,伸手夹起肉丸咬了一口,细细咀嚼,吞下去后再开口:

“来北京好啊,这边资源多,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王俊凯停下筷子,想了想,还是向王源道:“我合约快到期了,应该不会续约了……我的意思是,可能就不再签公司了。”

 

王源的动作也顿了顿,半晌才抖出一句:“你决定了,就这样吧。”

王俊凯咬了咬牙,对王源这种可有可无的态度有些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自己现在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他再也没有立场去要求王源在乎他的梦想,更没有资格要求他继续站在自己的身边支持自己,不离不弃。

 

王俊凯感觉鼻尖有点酸,于是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气氛陷入沉默,但王源似乎毫不在意,专心吃了起来。

 

因为太热,王源把外套脱掉,只穿着件白衬衫。袖口随意挽到手肘,白皙的脸庞被熏得有些红,王俊凯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这么久不见,喝两杯吧。”还不等王源回答,就径自点了单。

 

酒一上来,王源就有些傻眼。他记得王俊凯酒量并不如何,这一来就上白的,他能行吗。

 

“我还要开车,就随便喝点啊。”如此推脱着,最后还是被王俊凯借着老朋友见面的借口灌了小半瓶。

 

这些年来早已习惯了大大小小的应酬,白的红的洋的喝过多少已经记不清了。别人道他是太子爷,生意场上谁敢不敬王家一丈,更何况王源是钦定的接班人,任谁都是不敢太过放肆的。但有些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王源深知这个圈子的生存法则。不说人敬你一丈就必须回一丈,以他的地位敬回一尺也是要的。金钱世界最不缺虚与委蛇,今日风光加身谁都把你奉为座上宾,明天出个什么事不求别人雪中送炭,至少留个情面不至于落井下石。

 

因此这么些年下来,王源酒量也算是不错了。

而王俊凯……

 

王源放下酒杯,只见王俊凯已经喝醉了,脸和眼都红红的,说话也少了几分理智。

 

“王源儿啊,”许久没被人这么叫过,王源有些愣神,看他醉的不轻,就不答话,安静看着王俊凯,等他说下去。

 

“下次回重庆,来我家吃饭吧。我妈最近老念叨你。”

 

王源闻言叹了口气,心里有些不忿

——凭什么只有你不用长大,凭什么只有你还可以活得这么潇洒放肆。

 

后来王俊凯说的话就越来越没逻辑了。王源也基本上只是入耳不入心,只是见他这个样子,不免皱起眉。低头看了下手表,挥手让服务员结账。看着眼桌上空荡荡的酒瓶,王源闭了闭眼,觉得眼眶有点发烫。

看来车是不能开了,就打了个电话给叫司机来接人。

 

两人合力把王俊凯扛到家里。王源本就喝了不少,再这么折腾一番,已经累得不行。把人安置在沙发上,司机扭了两条湿毛巾过来。王源接过后,先给王俊凯擦了擦脸,看他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心道总比喝醉了发酒疯的好照顾多了。

 

随便洗漱了一下,出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一杯热茶。

“王总,我看你也喝了不少,喝点热的再睡吧。”

王源点点头,走过去捧起茶杯低声道:“小贺,今天谢谢你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别让家里人等了。”

 

贺林应了,轻手轻脚地离开,并关上了门。等电梯的时候心里有些感慨。

 

他跟着王源也快三年了,知道这个年轻的总裁面冷心热。

他刚到王家的时候,王源略有些冷淡的态度也曾让他觉这位老板难以接近。但熟悉了以后,他比谁都清楚,王源虽然对自己的私人范围划得很清,与谁相处都带着天然的距离感,但你若真心待他,他也绝不会吝啬一丝善意。

 

王源就是那种,你对他一分好,他能掏心掏肺还你三分的人。

前提是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确信你的真心,

 

这种慢热又带着检验的交往方式,自然让王源身边缺少能交心的朋友。至少待在王源身边这几年来,贺林是没见过他带朋友回家的。累了烦了的时候,王源就爱一个人待着。自己一个关在房里,也不知他在干嘛。

 

有次贺林多嘴问起来,王源才无所谓地说,心烦就弹弹琴看看电影啊。

他这才知道王源是会弹琴的。

 

而今天,王源居然亲自把一个醉汉扛回家里,还亲自照顾。这么看来,这个人对王源的意义必定是非同一般。

 

贺林心中有些莫名的欣喜,王源比他大不了几岁。看着他总是这么孤零零一个,心里也不好受。终于有个能让王源敞开心扉的人,希望对方能好好珍惜吧。

 

 

02

 

贺林离开后,王源终于放松下来。今天工作本来就繁忙,好不容易处理好一堆琐事,回家路上又因为水箱过热不得不停车处理,让一向冷静的他非常烦躁了。好死不死还在便利店遇到了王俊凯——那个陪伴了他整个少年时代的男孩。

 

其实他本可以打个招呼后,借着忙的理由匆匆离开。但那个人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站在橘黄色的夕阳下,笑容美好得让他恨不得看上一辈子。

 

犹豫许久,他还是遵从了本心,向六年不见的旧友提出邀约。

 

走进火锅店时,他也有过一丝犹豫,但因为是跟王俊凯一起,就不可避免地勾起了许多过去的回忆。王源蓦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吃过辣了。

 

许多年前,自己还是小小一个,总跟在王俊凯身旁,陪他唱歌。王俊凯不让他吃辣,唠唠叨叨地说,你不要嗓子了是吧,不要唱歌了是吧。说得他满肚子委屈,最爱的火锅也不敢多吃了。

 

而现在,他常年在北京,大街上哪怕挂着“正宗重庆火锅”的招牌,他也不会乐意进。在这里,根本找不回当年的味道。

 

一整个晚上,王源都在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情绪,能不说话就坚决不开口。

 

这些年再也没有人在意他爱吃什么,也再没有人管束他不能吃什么。

他在人前早已习惯了摆出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所有情绪都自己一个人消化。开心了就独自在家哼着歌抱着吉他拨一下和弦,难过了就拉上窗帘播放一部电影,跟着里面的主角一起泪如雨下。

 

但重遇王俊凯,王源发现自己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铸就的盔甲轻易就被他的一个笑一句话撬开缝隙。仿佛只要他一说话,就会有汹涌的感情无法阻挡地从那些罅隙喷薄而出。

 

这种认知让他感到非常害怕。

 

昏暗的灯光下,王源的目光深沉,它闪烁着洒落在沙发上熟睡的那人脸上,无声描摹着这熟悉的轮廓——眉毛与鼻梁,还有下巴上的胡茬。

 

分明是一张男人的脸,却又在阳刚中混杂着几分无法言喻的柔美。王源看他微微抖动的睫毛下淡青的眼圈,与数年前相比棱角越发分明的脸庞。他深知,在他们不曾联系的这些年里,王俊凯过得并不好。

 

空气中弥漫着香料的辛辣味道,还有淡淡的酒气,被酒后略高的体温一薰,哄地在狭小的空间内炸开。久违的烟火气息,混杂着王俊凯的味道,本来就喝了不少的王源觉得自己彻底醉了。

 

他皱了皱眉,转身沿着沙发滑坐到地板上,耳边是王俊凯略显急促的呼吸,正面的落地玻璃外是北京璀璨的夜景,恍然间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窝在原地不想起来,王源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他太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他人的体温,这一刻只感到温暖又安心。这是类似于每天工作回家后,泡在热水里面放空时的安然。

 

他用仅存的意识细数跟王俊凯的分别已经过去多少个年头,浑浑噩噩中却也数不清楚,只有那些片段突然像回放的影片一样在脑海里反复播放,好不烦人。

 

最后还是支撑不住一日下来的疲惫,靠着沙发,听着那人的呼吸声,沉沉睡去。

 

>>>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大片的明亮把地面染得一片亮堂。

 

直到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王俊凯才反应过来,王源就在身侧。在对方的视线落到自己脸上前,他紧紧闭上了眼,殊不知颤动的睫毛,眼皮下不安分的眼球出卖了他早已不复平静的情绪。

 

“醒了就起来吧,时间不早了。”刚睡醒的王源声线干涩沙哑,毫不留情地揭穿王俊凯幼稚的把戏。

 

于是他睁开眼,只见王源从沙发旁的地板上慢慢站了起来,目光早已从他身上移开,肩膀微微左倾。

 

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睡了一夜,王源感觉全身的肌肉和骨头都不听自己大脑的命令,僵硬疼痛得无法伸展。王俊凯盯着那个多年不见却依旧瘦削的背影有些出神,王源的身体裹在宽大的T恤里,凌乱的发型毛躁的像足当年初见时那个毫无修饰的样子。

 

他慢慢坐起来,看着王源走进洗手间。

 

水声在不远处断断续续地响起,王俊凯没有再追着那个人看,只是揉了揉眼,刹那间思绪万千。仔细数数,他们俩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时的王源在镜头前总是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王俊凯向谁提起他时,都忍不住用傻白甜来形容。多少年过去,他才幡然醒悟,自己其实比所有人都更深刻地了解,那张纯情无害的精致容颜下,掩藏着多少少年意气的骄傲和倔强。

 

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王源是在一家KTV的走廊。

 

从小就爱唱歌的王俊凯在十二岁时被星探挖掘,进入了签约的第一家公司,并开始接受专业培训。那时的公司在娱乐方面刚起步,据说本业还是房地产,所谓的星探也不过是公司早期的一些员工,专门找长得好看的少年少女作为培养对象,他是公司的第一批艺人,也算是元老级的练习生。

 

没有经验的团队摸着石头过河,三天两头地搞些新花样,变着方式训练。王俊凯那会儿还小,对所谓的专业也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听找到他的“星探”说,好好训练,以后就可以像他的偶像一样站在大舞台上唱歌,接受万人敬仰。

 

十二岁的小孩对明星这个存在也没有太多的概念,只是知道当明星可以被很多人喜欢,是个很体面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向往舞台的。

 

那日工作人员带着他们一群小孩,带着十二岁的王俊凯,第一次感受到了巨星级演唱会的魅力。

 

开场不过一首歌的时间,王俊凯就发现自己被舞台上光芒四射的人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旋律和歌声在耳边轰鸣,被镁光灯穿越的空气里不安分浮动着的不是尘埃,是从舞台中央的王者身上抖落的星屑。

 

幼小的灵魂被深深地震撼,小小的身体止不住的战栗。那一刻的王俊凯第一次有了想要迫切成长的想法

——恨不得马上长成二十岁的大人,恨不得马上站在那个灯光璀璨的舞台,恨不得台下所有的人撕心裂肺的欢呼只为他一人。

 

从此,梦想的种子在他的心里深深扎下根,并以飞快的速度发芽成长。

 

然而造星工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除了要耗费大量的资金,更需要专业的团队和师资花费长时间的心血,给这些对演艺一窍不通的孩子们进行培训。

 

一个房地产公司,在这方面哪能有什么专业可言。王俊凯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却只是为了心中那个早已发酵膨胀的梦想,埋着头拼了命地努力。让他唱歌,他就认真唱;让他跳舞,他就努力学。

 

然而有一天,他突然停下脚步抬头张望,却发现自己距离那个闪亮的舞台一点都没靠近过。它还是那么远远地矗立着,散发着动人的光芒,只有寥寥几人在上面笑得刺眼。

 

那一刻,梦想依然远在天边。

 

那年他十三岁,与公司签的合约还有差不多两年才到期。王俊凯的外形条件不错,脸小胳膊长,五官也长得相当精致。培训期间公司偶尔把他们练习的视频放到网上,一直没什么大的水花,倒是有过一两次其他经纪公司私下来找他谈合约。

 

那时候的他每天接受着连自己都说不上专业与否的训练,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同期的小孩不再出现。年纪虽小,他却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王俊凯也曾说服自己,我再坚持一下,说不定机会就在明天。

 

但当那一天,他走进练习室时,发现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心底日积月累的怀疑和无助像海啸般突然而至,将他淹没。

 

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对于孩子来说却像是被时空老人拉长的岁月。每一首歌每一段舞蹈他都记得清晰,每一声欢笑每一滴泪水都深深刻在他童年最后的时光。

 

他突然就想放弃了。他发现自己所追逐的梦想是多么虚无缥缈,能够实现的可能性是那么微乎其微。

 

他背上书包,冲出走廊,来到大街上却发现无处可去。躲在便利店蹭冷气的间隙,给同学打了个电话,一群暑假不想做作业又无所事事的小孩在KTV相聚。

 

就是在那里,十三岁半的王俊凯遇到了十二岁半的王源。


2017/8/15

西路


03

评论(18)
热度(500)

© 西路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